image

鸽子的幽冥
希伯莱人如此称呼傍晚的开始
此刻阴影尚未把脚步阻挡
而黑夜的来临被察觉
如期待中的一曲音乐,
不是作为我们本质上无足轻重的一个象征。
在那个光线微暗如沙的时辰
我的脚步遇到一条不认识的街道,
伸展向高贵而宽阔的平台,
在屋檐与墙垣间显现出
温柔的色彩,仿佛那天空本身
正在把背景震撼。
一切——简朴房舍的真诚的平凡,
矮柱和门环的戏谑,
阳台上也许是一位少女的希望——
深入我空虚的心
有着一滴水的清澈。
也许正是那惟一的时辰
以魔力抬高了那街道,
赋予她温柔的特权,
令它真实如一个传说或一行诗;
无疑我感到了它远远地临近
仿佛回忆,它精疲力竭
只因是来自灵魂的深处。
亲切而又刻骨铭心的
是明朗街道的奇迹
而只是在往后
我才明白那地方与我无关,
每一间房舍都是一架烛台
芸芸众生在烛台上燃烧着孤单的火焰,
而我们不假思索的每一步
都在迈过别人的各各他①。

  ①各各他(Golgota): 传说为古代犹太人的刑场,位于耶路撒冷西北部的一座小山上。《新约》“福音书”称耶稣被钉十字架死于该地。

来源:《博尔赫斯诗选》陈东飙译,河北教育出版社
电子版本来源于“中华诗库”网站并据纸版校正:http://www.shigeku.org/shiku/ws/wg/borges/b0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