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在家休息其实也是奔忙了两个月后, vincent大师决定奔赴一个物富民丰,百草茂盛,风凉水冷,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边陲小城,虽然我今年才去过,但这座城,如今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样了。

我在如梦如雾的江南烟雨中如歌如诉的撒着欢赶到恬静安详的车站---这是我到过的最奇特的汽车站之一,人非常的少,也不吵闹,甚至都没有兜售各种垃圾读物和食品的热情的小贩,它简直像个火星上的车站,中港台英合资公司的三把手vincent大师开着公司专用的豪华木兰小绵羊在车站接我,陪我吃了热腾腾的汤面,而我因为怕冷,很不协调的自己喝了一瓶小二--本来,我是想喝花雕衬托一下江南,但没那么小的包装嘛。

然后我就记得一个湿漉漉的雨夜,我和大师撑着两把小伞,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据说是湖边公园,还路过了在深夜里闪闪发光但又空无一人的某体育中心。站在湖边公园广场上薄薄的一层水里,我看到了黑漆漆的湖面,它和白天不同,让人觉得深不可测,在这深不可测的一片漆黑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工地,就算在黑暗里,吊臂的剪影也还是刺破了湖面和天空的宁静,令我觉得大煞风景,大师说,我早晚都会到这里来走走的,吸收日月之精华,我笑他说:你不怕吸收的太多走火入魔么?哈哈。。
 
雨下大的时候,我们打道回府,可以听见雨滴打落伞面的滴答声,丝毫不觉得吵闹,一路上聊了不少梅花易数、流星赶月之类---当然,主要是丫在聊,我插科打诨一些极其不靠谱的考证和注解,我们买了瓜子橙汁饼干,就像许多年前一样,做促膝之谈,后来坐累、吃累了,就靠在床上,做倾心之谈,缭绕着雪茄、中南海、都宝、白鲨的青烟的房间里,万籁此具寂,唯余vincent大师拉风的磁性嗓音以及我也很拉风的『语言常笑』
 
以前我并不是很清楚,时光飞度是怎么一回事儿,掐指一算,我和vincent大师也快相识十年了,属于那种传说中高质量的交往--就是那种有时候一年到头也许就见一次面,说一次话仍然可以很畅快。

最近一次晤谈是很偶然的机会,我冒了毛毛雨,坐了4个小时长途汽车,可谓穿过万水千山去探望丫,果然是江南,一路上经过水乡无数,青山无数,绿水无数,黑洞洞的隧道无数,看到雨伞无数,乌篷船无数,我一路都饶有兴致,甚至关了MP4,不停的擦车窗观窗外美景--正值初春,远山含翠,恰似女儿眉。

Vincent大师的住处虽然还和在岭南时一样的乱,但毕竟是江南,入乡随俗的整洁了许多以至于我一进屋就找到了可以坐的地方,还很大呢^_^

我在房间转了一圈儿--毕竟,比我的房间整齐多了,而且,大师好像迷恋上了手工技艺,一到江南便恢复了雅致的本性---以前在学校画室的楼梯间,还不是大师的LWH同学过着谈笑有鸿儒(也就是我啦),往来尽美女(也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校园小明星啦)的雅致生活,做雅致的事--泡茶、煲汤、打坐、在窗子上涂色、画符,白天饮糖水、黑夜诵佛经。。。。。
 
精巧的本性被唤醒后,丫变得创作力惊人,比如房间墙上一排颇有宜家风格的杂物盒,全部由淘宝寄货品给丫时的包装盒改装,大师一律把它们变成素净的白色,以双面胶支撑,整齐有致的排列在墙上,床头则有一副飘荡着的却又完全符合建筑力学原理的杂物台--据说也是淘宝寄送货品给丫时,拆下来的包装板儿。vincent大师学了五年建筑,曾经醉心于把一块儿一块儿乱七八糟的小薄板粘成你们在售楼处看到的具体而微的高尚社区或者CBD,如今丫终于可以有机会学以致用一次了。可能同样是因为专业被唤醒,丫居然还在房间养了一株千锤百炼,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绿色植物,并且将一个2L的农夫山泉瓶子改装成一个朴实大方的花洒---真够矫情的吧,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株纤弱可怜的无名小草,曾经备受摧残如今已经焕发勃勃生机。
 
我把时钟拨回到2000年,在学校的西北角,仰头45度可以望见塔上的木铎的地方,蜗居着神秘人物LWH同学,我都不记得如何识得他,记得有人介绍他时曾经这样夸张的说:他读完了我们图书馆所有的书!说的我胆战心惊,接着鄙夷不屑--吓唬谁啊,兄弟我以极大之热情孜孜不倦囫囵吞枣夜夜挑灯达五更的白首穷经,也不过读了半层不到---我们图书馆有四层呢。。。。

后来我像vincent大师求证过,夸张率大的惊人^_^.不过丫像读私塾一样,而且记忆力惊人,看过的书都记下了,我却是一只热情洋溢的狗熊到最后仍是两手空空~~
 这样一尊神物坐落在学校的西北角我强大的电场居然没感到--这说明我们学校实在是太大了。

如今,那些青春跌落在广袤的校园里,寻也寻不回来了,后来的生活又有许多次促膝而谈,从黄昏的夕阳,到清晨的第一声鸟叫,第一缕阳光,我们都长大了,我甚至觉得,我已经开始变老,我在国营的证照俱全的有两个正规保安把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某汽车站把vincent大师送上去那个江南之南的小城的车,居然是黑车,一路的艰辛我已经无从得知,只能庆幸,我胡乱给丫的变化多端的某一个电话号码充了值,过了十分钟,电话打过来了,我无法想象也无从得知,劫后的丫,是怎样拖着一副简单的行囊沉着冷静的换了车,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目的地。
 
LWH同学,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本想在0点钟声敲响的时刻,敲锣打鼓的张贴这一篇blog,明目张胆的恭祝您丫不可告人的××岁,可那时我居然在疲于奔命的加班,这些年来,我们为了各自的生活,经历了人生中许多的hard time,还记得我自信满满的话吗?我们要越过它们,这些纷至沓来的障碍,我们不能悲观,因为人生的磨难,我们已经尽数粉碎,以后的人生都将会是阳光雨露,开满美丽的喇叭花,每一个花瓣上都停着一只微微震动翅膀的金色蜻蜓。
 
不要再说,××之年一事无成,起码过去多少个寒冷或者炎热的夜晚,被我们照亮,Happy birthday,Master Vincent,愿你早动凡心,堕入红尘~~hiahiahia~~~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