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到今年,生活和工作的重点成了这只宝宝,去年春天,医院验血确认那天,V爸爸进门就问:加V了吗?这只宝就成功地得名大V,在那之后,网络上的大V们开始近黄昏,而V妈妈肚子里的大V宝日拱一卒地茁壮成长,趁着还没忘,把这些东西记下吧。

-------------------------------------------------------------------------------------------

起初,为了能舒适地生出这只大V宝,好逸恶劳的V妈妈做了各种功课,哪家医院有无痛分娩、单人产房、亲属陪产?最后锁定了一家魔都著名的白富美妇产医院,有豪宅一样漂亮的圆梯,病房的窗外有祖母绿洋葱头的清真寺,医保还不能报销。当然,作为一个屌丝妈妈,V妈妈选了这家白富美医院里诊费最便宜的医生,诊费每次100块,区别与那些诊费每次200或是400的高档医生,却仍相当的贴心——当V妈小心翼翼问:已经涨了20斤了,会不会太胖?医生头也不抬地写着病历,回答:你现在穿得多了。

填产检表倒数第二格时,贴心的医生说大V长得有点大,V妈妈又一直在絮叨自己骨盆有裂口,就约了预产期当天去割一刀,把V大V从妈妈肚子里掏出来,可这只V的性子比妈妈要急。

距预产期还有两天,5点40,早起上厕所,下床,一股水哗啦流出来,V妈妈故作镇定地先去上了下厕所,然后把V爸爸叫起来,开着小车车,垫了个跟家里沙发不配的秋香色靠枕,去医院,还自作聪明地决定,什么都不吃,剖腹手术是需要饿饭的——V妈妈上的产前课里说:见红、阵痛都不用马上去医院,但如果羊水流出来,就得马上去医院了。

20分钟,车到医院,10分钟,急诊挂号,宫口开二指,入院。周六一大早,正是病房里病号青黄不接的时候,这间人满为患的医院居然当场有个空病房等着我,也算是个小小的奇迹了。唯一的遗憾是病房位于电梯进来的第一间,让刚看完京极夏彦《姑获鸟》的V妈妈晚上不敢睡觉,总怕有变态过来把大V偷走了。总的来讲,医院还是安全的,在那里,洗手被叫做刷手,扫床是刷床,推车的大叔有看肚子猜男女的特异功能。

进病房前V妈妈对着V爸爸大喊:要求亲属陪产、上无痛,后来,因为宫口开得太快,一进病房就发现宫口全开了,V妈妈终于没有机会体会心心念念的无痛分娩了,她觉得很遗憾。

产房是个巨大狭长的屋子,白布隔开,一小间一小间的,这就算单人产房了。大V是当天的第一台,分到了靠墙的一间,右手墙壁上刚好是一块时钟,瞄一眼,7点左右。穿白袍戴蓝帽,Cosplay成男医生的V爸爸消毒好也跑进来了,一个小姑娘跑来,她的名字叫导乐,这让V妈妈很吃惊,因为,介绍上说,导乐一般是年长、有生产经验的妇女。

产科八百年不变的膀胱截石位的产床上躺好,绑上胎心仪,宫缩一来,导乐一连串的“再来再来再来”,爆破的发音,考验的是舌头的弹性,鼓点一样,听说,国外的导乐喊的是“PushPushPush”,考验的是嘴唇的爆破力,是吹冲锋号。V爸爸在旁边补充水分、营养,V妈妈喝了平生第一次的红牛,她决定以后再也不喝这种饮料了。折腾了几乎俩小时,V大V的脑袋还是只能露比茶杯口大不了多少,胎心仪在旁边滴滴叫。V爸爸被要求签字画押,然后赶走,再然后,一个年纪大些的医生被叫了来,V妈妈被打了两针麻药,医生护士们准备工具,西里哐当,要上产钳助产。

传说中,产钳其实用起来是分成俩部分,更像一对鼓出一个泡泡的筷子,用筷子夹宝宝之前,医生还要先伸手进去摸他们的小耳朵,用来定位,先放进一根筷子,再放另一根,然后咔嚓合起来,像拔萝卜一样把宝宝往外拔。不过,这些细节,大V当时太紧张,已经不记得了。产钳把V妈妈给吓坏了,总不能让大V的脑袋总被铁钳子夹着呀,她一使劲儿,大V就出来了,隔了条白布,妈妈看不见大V血淋淋的模样,只觉得屁股一热,那是在9点19分,整个产程不到4小时。

医生阿姨或者护士姐姐把大V揪起来打了下屁股,这孩子就哭了,哭声像他的好朋友大白猫的叫声。这是个7斤3两的孩子,一边耳垂青紫着,另一边的颧骨上有点青紫,是被那双铁筷子夹的。护士把这张脑袋抱给妈妈看,说“男孩”,然后问V妈妈:“男孩女孩?”V妈妈说:“男孩,不过是你们告诉我的。”然后又是一阵折腾,大V的小屁屁被抓过来在V妈眼前一晃,:男孩女孩?V妈很配合地说:男的——据说,这是应有程序。

辩完宝宝男女,V宝宝被送去了病房,V妈妈漫长的伤口缝合终于开始了。前半小时,V妈隔会儿就问旁边帮忙递吃递喝的导乐,“快缝好了吗?”缝合的医生终于不耐烦了,“别着急,慢慢来,总给你缝个完美的屁股不是?”中半小时,白布单隔壁的一个产妇生完了,姑娘们都跑来看V妈妈完美的屁股。大约快到一个小时的时候,执针医生手机响了,护士姑娘把手机拿到她耳边接听,她回复对方,“我上手术呢,快了,大概还有半小时……”V妈妈一下子觉得,医生手术时接电话还真不是什么不能容忍的事情。主针医生对时间估计得很准,一个半小时左右,V妈妈的伤口缝合完毕,翻上小车车,被推回病房。顺便说一句,导乐姑娘一直把V妈妈送回了病房,唉,这小姑娘虽然在V妈慌乱的生产时起得作用不大,后来的态度真得不错。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