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炫耀贴。新买Citipati面具到货。木制,24厘米。其实不是很老,大概60-70年历史。

面具是尼泊尔的,西藏本地制作的木刻面具老子还真的一个都没有。我们在西藏看到出售的木刻面具基本上都是旅游商品,真正觉得好的老面具都在庙里,因为一部分面具舞实际上是寺院逢年过节的宗教仪式(多吉嘎羌姆),另一部分则是地方庆典时唱藏戏时使用(藏戏基本上不用木刻面具,多用泥布、纸浆或皮革)。民间团队使用木刻面具的,似乎只在藏地西南边境的林地区域,除了藏人以外,门巴人,珞巴人等等也有跳面具舞的传统。但这些面具基本上传不到拉萨日喀则这些自治区大城市,而是往西走入川滇。上次看到很棒的木刻面具是在小昭寺的一个小殿里,各种颜色的古老木刻面具被绑在殿里的柱子上。一个僧人跟我说了好多,但具体内容全被我忘了,隐约记得他说面具都是各路妖魔鬼怪,把它们绑在柱子上,柱子就成了它们的身体,这样它们邪恶的力量就化为正义,与寺庙合为一体,在寺里保护众生。

在西藏买东西真的要注意,很多物件并非民间流传,比如擦擦、法器、庙宇建筑木件、珍贵的佛像和一些超高等级的唐卡。早先文革时期倒是有好多流失的藏传佛教物品,那段时间成就了好几个现在相当有名的收藏家。现在呢,如果一定要得到并且不计代价的话,买是能买得到,但很多都是卖家通过非法渠道得来的,或者获得的途径违背藏人的宗教生活习惯。我在欧洲就听说,几十年来欧洲和西藏之间就有很多“收藏通道”。西藏的一些人将庙宇里的物件拍成照片,寄给欧洲的中间人,中间人在欧洲联系买家,价格敲定之后的几个月内,照片上的物件在原寺庙就会不翼而飞。上次去西藏,类似的一些传闻也得到了印证,也为此,现在很多寺院存放珍宝的经堂一律禁止拍照了。

image

法国、比利时和瑞士近年举办了好几次喜马拉雅山脉(西藏、尼泊尔、拉达克)面具展。几次展览都极成功,我看过的两个真是好,都是很有名的收藏家和专业画廊/博物馆合组展,展品惊人,也出了不少非常棒的展览画册,不但有每件展品的详细信息,还有收藏家的详细点评,让你知道这些面具的来源、历史,好好在那里,不好不好在哪里。几次展览下来,西藏和尼泊尔木刻面具的价格在欧洲翻了至少三四翻。去年我在巴黎南部大跳蚤市场看到一个尼泊尔面具,还算好吧,包浆胡须底座什么的都不错,但木活儿本身不算出众,当时价格叫六百欧,说还可以再商量。我觉得贵,因为我们自己的渠道四百多就能买到非常好的中国西南老傩面,尼泊尔面具还要更便宜一点。今年春天再去,同样的摊位看到和去年几乎一样的面具,再一问价,一千七百欧,还一脸爱买不买不买拉倒的劲儿。现在再想买两个世纪以上的老喜马拉雅面具都要好几千欧元,如果是宗教形象比较突出的还会更贵,比如下面这图上的Citipati:

image

Citipati 从梵文而来,在中文译作尸陀林主,尸陀林是僧人的墓地,也是看破世事之人死后弃尸之地。掌管尸陀林的神就叫做尸陀林主。印象里尸陀林主的形象来自两位修行人,他们在进入很深的冥想时被强盗双双砍了头,而他们自始至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被谁杀死的。自此它们成为佛教象征之一,也是勘破无常与死亡的修行对象。尸陀林主常被表现为一男一女的全身骷髅,脚踩法螺,经常手举骨杖,捧宝瓶和盛满鲜血的头骨碗,有些造像上还会批人皮。尸陀林主跳着死亡之舞,身体周围是红色火焰,象征般若烈焰,也呼应着僧人火葬的故事源头。在藏传佛教里,尸陀林主是天葬场的主神,保护那些在墓地或坟场修行的人们,是大力金刚神(赫鲁嘎)和金刚瑜伽母(空行母)的化现。

藏传佛教里骷髅的形象众多,而尸陀林主的形象也不总是全身的跳舞骷髅。分辨一般骷髅与尸陀林主最简单的方法是,尸陀林主常为一对,有尖牙和眼珠(面具当然就看不到眼珠了),嘴咧到最大限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