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的老大哥将小女儿交给我照看,然而尽管万分小心,还是在大对头找上门来时出了意外。一个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再下一个瞬间,又出现在大对头的身边,和他手牵手,愉快的在路上散步。我无法阻止他出现,也无力阻止他离去,每一循环,小姑娘都在瞬间长大一岁,与我的情感也越来越疏远。具体的结论忘记了,大概是不对等时间的平行空间之类吧,总之尝试着介入了。在那里见到了另一个被托付同样职责的好朋友,他很愤怒的骂我,“为了让你一进来就能找到我,我把你各种可能尝试的念头都具现化了一份在等你,结果苦等了这么多年!”——他脚边有小山大的一个包,里面装满了菜谱,厨具,游戏,小说……后来怎样记的不太清楚,好像是找到了小姑娘吧,应该有一些愉快的事,应该也也有一些不愉快的事,醒来时都模糊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