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阿明突然提到USKR的里本,那真是一个好故事啊。

我不喜欢旧事重提,但我的确是个记仇的人。一个人做过什么愧对与我的事情我统统都记得很清楚,这不是个好习惯。
说到USKR,它的制作过程比本子内容还精彩百倍,如果什么时候这个奇葩的故事能出书我想它一定会大卖而且被掐到粉红上去(喂。

哈哈哈,但是现在看来都是一场可笑的经历。要说恨意,是啊我自然会对我自认为不负责任的画手绕道,但能创造出如此独一无二的经历,他们功不可没。
接下来提到的一些事情并没有恶意,就当笑话看看吧,开心开心。

其实当时我怎么生气为什么生气以及有多么生气我都不太清楚了。啊,是绝望吧,如果那个可以叫做绝望的话,算是我到那时为止经历过的最绝望的事情了。也许外人看起来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FT当中提到的不会再提(虽然我也可能忘记FT里都讲过什么)。

我印象很深而且绝对不会记错的一句话,在1刷失败之后。
我指责印刷担当者的不负责任,然后很久都没有从中恢复过来。因为我当时算个主催吧?算个?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啊,不配当主催的话就算个老妈吧。实际上这些浪费掉的钱和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包括初刊的稿费也好爱给不给,但我那么着急干吗呢(当我脑子被门夹了)。印量那么大而且失败,责任完全不在于我(海外党),但是我当时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就像下属做错了事情要怪上司教导不佳,虽说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当上司,辈分上也不算,只是抱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点责任心还是有的吧]的想法去相信他们能够做好。但是真正出了事儿之后,我简直不知道从何审问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的要求和诚意表达的还不够明确?是我太操心了让大家心情都不好吗?我不知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那个时候我对印刷监督很不屑,到处问有没有靠谱的人,有没有靠谱的印厂,这个不满意那个也担心——因为我们没有第二次失败的机会了。
然后我收到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你这么担心的话还不如花个钱飞回来亲自监厂呢。

哈哈哈,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生气,而是⋯⋯好厉害啊。
这个主意好厉害啊,真是天才!!如果整个本子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负责的话我自然就不会这么绝望了吧,也不会害得所有人都很伤心,责任都是我一个人担,这多好。
下一秒则是电视剧里常见的[上司对下属说我养你们干啥吃的!]
呵呵呵。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干啥吃的。我只能干巴巴坐在电脑面前等着新消息,电话也不能打(穷),作业也没什么心情做,就这么等着。
我是多么的无能啊。我甚至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放心的合作伙伴,我是多么的无能啊。

这样想到。

所以在那之后我选择了放弃。
信任什么的还没有一粒米强呢。不管发生了什么,哪怕你再相信你的伙伴,再相信事情会变好,再提心吊胆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也是没有用的。
绝望不是来自于失去信任,而是来自于自己束手无策啊。我能做什么呢?我真的能做什么呢?我做的这些都有用吗?——那还不如不做吧。也许都丢给你们才是对的。我自打一开始就不应该这么在意,我的一厢情愿也不该让别人来负责。

这就好像经历一场金融危机之后,你还怎么叫一个人去鼓起勇气投资呢。
如果勇气和希望可以顺利的治好一地BLX,那么世界早就和平了吧。

在这之后的授权翻译事件根本就是啊哈哈哈你好再见。

先写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