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听完Frans De Waal先生讲的大猩猩、道德,以及,政治,哦,猴子的,赶快跑去欧洲会场,听土摩托老师讲中国的地震报道。
还好,没有迟到。土老师正在讲中国的地震预测,他抖了三个笑料。他先说张衡的地动仪,哪个方位发生地震,哪个方位的小球就会从龙口中掉下来,幻灯片尽量做得幽默诙谐,然而,台下的广大西方听众并不领情,没有人笑。他又出示了一个铁丝笼的照片,笼子里有只青蛙,某中国科学家用一种探测器,探测青蛙跳动的频率,如果频率忽然变快了,他就认为要发生地震了,还是没有人笑。最后,土老师打出了一张照片:一排癞蛤蟆出现在柏油路面上,那是在汶川地震之前,人们说:癞蛤蟆过马路,那就意味着,要地震了——台下爆发出了一阵轰笑,久久不散。
我深深地困扰于西方听众的笑点,遂与星姐仔细讨论了整件事情,最终,我们得出结论:前两个笑点均与科学研究有关,而第三个笑点与科学毫无关系,所以,人们笑了,笑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