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不记得上次在这写东西是什么时候了,看了看日期,6月29日,好像是不久的以前,可是那时侯发生了什么,记不清了,那时候我是什么状态,记不清了。如果没有留下记忆,那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事或人。可又能让我完全脱离,肯定是深刻的感受或人,但是,发生之后,却不再清晰。
如果生活是个游戏,让我们认真的游戏,如果生活是个过程,让过程不再重要。如果生活只在于结果,让结果滚蛋吧。
过去了的一切,如果没有留下痕迹,那就只是个游戏,如果这游戏占据了生活,让我们来忘记,忘记一切无法勾起的回忆。

流水帐有时候是诗情画意的:
我把一个男人彻底从生活中抹去。
让另一个男人进入,
再抹去,
另外一个男人无意中闯入,
再抹去,
好像我的生活就是男人们进入又被抹去的循环。
其实,他们都是无所谓的游戏,就象性,做了,清洁,结束。
其实,真正让我难受的是,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
在最后十分钟,她决定离开,让我无奈的放弃,在最后十分钟,她背叛了我,以女人特有的姿态,永远的失去了我。
如果男人都是自私的,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无知的动物,只能用自私来保护自己。
而,女人,他们的血液里总是遗留着自私和无知,时不时轰炸她们的大脑,开始另一个充满动物味道的生活。

这才是唯一的心痛。
她不知道,我曾经那样爱她。就象一滴水银,无声的缓缓的包裹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