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掌知音》系泉州府方言韻書,是一種舊時給甫上蒙學的兒童進行拍掌遊戲從而學習語音拼讀的教科書,成書年代約在清朝初年,為閩南可見最早的韻書,同時本書作為純文讀的韻書,對於研究明末清初泉州府閩南方言語音狀況及此後的演變及流播有著極為重要意義。傳世本僅見一冊,原為漳籍廈門大學葉國慶教授所收藏,後本書於1936年轉贈漳籍廈門大學黃典誠教授,1979年中國社科院《方言》雜誌借用黃先生的藏本影印流通。

一、體例格局

《拍掌知音》原本為木刻本,全書現存41頁,包括扉頁1頁,凡例4頁,正文36頁,不見序跋,也沒有出版年代。扉頁正中為書名拍掌知音四個大字,右上標明作者身份連陽廖綸璣撰六字,左下標明藏書所有者名稱梅軒書屋藏五字。凡例分上中下共計八則,但我們所見到的只有上中六則,缺凡例下二則。正文中縫上部為拍掌知聲切音調平仄圖十字,這是本書書名《拍掌知音》的全稱,中縫中部為各韻圖 標目,所有三十六字標目均為與的合體字,中縫下部為芹園藏板四字。正文三十六圖每圖均為縱排第二列起以聲調分為上平、上上、上去、上入、下平、下上、下去、下入八列,橫排第二行起以聲母分為柳、邊、求、去、地、頗、他、爭、入、時、英、文、語、出、喜十五行,每韻列一字,有音無字以“○”代替,該書上去調與下去調不分,重複部分以代替。

二、內容分析

從佈局上看,以韻分圖三十六,以聲母與聲調縱橫排確定小韻,這顯然是承襲司馬光的《指掌切韻圖》的體例,而其他的閩台韻書大多採用《廣韻》窮盡小韻並給簡要解釋的體例,這是本書不同之處,是目前可見最早的閩台方言單音字表。

從聲母上看,採用閩台韻書一貫的十五音。在現存的閩台韻書中,《戚林八音》成書於明末,年代最早,流傳極廣,是公認的十五音韻書鼻祖,書中聲母口訣為柳邊求氣地,波他曾入時,英蒙語出喜,打掌與君知。本書在十五音用字上與《戚林八音》大同小異,可見它們之間是有一定承襲關係,而且在《戚林八音》最後一句的字,在閩南話讀為phah7,本字為,也就是拍掌與君知,這與本書書名《拍掌知音》何其相似,綜合這兩方面原因,我們認為本書是參照〈戚林八音〉編撰而成。

從韻母上看,全文分為三十六韻,明顯少於其他閩台韻書,在比照《戚林八音》、《彚音妙悟》、《雅俗通》、《渡江書》後,我們發現本書沒有白讀音,陰聲韻也未錄入聲,是一本純文讀的韻書。我們知道閩南方言是典型的文白雙重語音系統,而本書與《增補彚音》相似,僅錄文讀音,這體現作者作為讀書人對文白讀個人喜惡,也是本書作為兒童(讀書人)語音教材的客觀要求。

從聲調上看,本書在凡例上已經說明不分上去調和下去調,而其他漳腔、廈腔 、榕腔韻書是不分上上調和下上調,潮腔韻書則是八音俱全,這個特點正好讓我們確定本書所反映的音系是泉州腔。

三、作者考證

全書沒有序跋,僅在扉頁上注明連陽廖綸璣撰。連陽在閩台粵的地方誌中,只出現在兩個地方,一為汀州連陽,即現在的福建的連城,二為廣東連陽,也就是現在廣東的連州,而廖綸璣其人卻不見於閩台地方史冊。然而我們卻驚奇地發現1995年出版的由日本學者高田時雄修訂並翻譯的法國漢學家伯希和整理梵蒂崗珍藏中國文獻的著作《伯希和目錄》上竟然有廖綸璣這個名字!在《伯希和目錄》Borgia Cinese 4993)中,我們看到這麼一段話:“黃色封面上,交代此書為宣城梅誕生原本,由韓慕廬大宗伯鑒定。前有韓菼序,寫於康熙乙酉(AD1705年)秋七月。韓序之後,是一篇《十二字頭引》,著者為正黃旗教習廖綸璣。他鼓勵漢人學滿語、習清書,認為就滿漢共處的大形勢來看,像以往那樣只會漢語已經不夠”。由這段話我們可以得知:一是他的生活年代不晚于清朝初年;二是他的職業是正黃旗教習;三是他擅長的專業是語言學;四是他是語言傳播者,鼓勵學習母語之外的語言。我們由閩台韻書的傳承和格局來看,本書體例源自《戚林八音》,可以推出這本書也應是在明末清初以後才編撰而成的,這樣從作者生活年代、所應具備的知識領域和傳播非母語這三方面來判斷,我們認為《拍掌知音》的作者廖綸璣與《伯希和目錄》中的廖綸璣應是同一人,作者就是廣東連陽正黃旗教習廖綸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