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是一个动漫资讯编辑,我觉得我能成为一个超棒的幻想文学编辑,或许我也有成长为一个偶尔可以写出几篇有趣小说的三流作者的潜力,但我从没设想过我有朝一日竟然会变成漫画家们最讨厌的那种生物。有人问我是不是求仁得仁,我说不是,我没有求过这种东西。我不谈幻想,幻想是我的生命本身。我谈不出理想,我的理想比天还高,难以描述,无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