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海洋水族馆的念想,已不是一天两天的宿愿了。
屈指算来,全上海没玩过的著名景点只剩这几个,趁着情人节的时机再去除一个也好。
何况海洋馆门票价值不菲,应该不会有太多募名来访的游客吧。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很幼稚image大概还可以归咎如今的上海人日益懂得享受生活的大环境。
总之,平日里门口罗雀的海洋馆门前,情人节当天时刻人头攒动。
事后偶尔瞄过电视新闻报道,人家老早预言海洋馆即将成为情人节的又一出行佳处。
再次证明本人庸俗,脑袋瓜里偶尔冒出的一些新玩意,全属当下热点,算不得浪漫创意。

就我说,海洋馆还是个颇值得一玩的地方。
初进水底隧道,影影憧憧的天光水色立时洒满全身image一片湛蓝光晕,如真如幻。
却没多少奇异感,很觉平静熟悉。大抵说“水是生命之源”,正为这个道理。
人类来到尘世前,何尝不是水中精灵?
一时间见识这么许多千奇百怪的水下生物,一惊一乍自然难免image
纷繁复杂的种类姓名无非过眼云烟,留不下深刻印象,只有少许似曾相识。
任是如此,依旧忍不住打开手机摄像头,试图努力挽留住一些缤纷绚丽的生命姿态。
果然向来被我弃如敝履的手机摄像头,这次也没有带给我惊喜。
留下来的影像资料甚少能够分辨明晰,然而因故得以一次次重温当时情境,于愿足矣image

其实至今想来,令我触动或钟爱的时刻实在无多,而且还都出自司空见惯的生物身上。
imageimage
第一个是海豹。
当时我正迎面走向一个单独占据整堵墙的巨大水缸,兀自猜测里面究竟有何古怪。
这只顽皮的“小可爱”一下子便窜到我面前来了,没有任何先兆。
瞧它五官小巧玲珑,偏生就肥鼓鼓的庞大身躯,让人忍不住想好好抱它一抱image
它似乎很懂自得其乐的方法,忽而仰泳,忽而侧躺,不停往来穿梭,甚为惬意!
蓦然留意到海豹的尾鳍实在与众不同:分裂两半各成脚掌状,和人类生理构成异曲同工。
听说海豹是生物进化过程当中的失败者,看来有些道理。
这时GG打趣道:“如果当初它们努力一点,现在就该轮到我们来给它们参观了吧。”image
接下来看见企鹅。
恰逢饲养员喂食,于是顺便发现了这些小东西的百般情绪,真正灵性天成。
企鹅终其一生只会拥有一位忠实伴侣,确实是最最符合“情人节”气氛的动物了。
再有鲨鱼。
不少人来海洋馆的终极目的正是它们,我亦不能免俗。
可惜不能达到想象的激动。
只在讲解员说起“眼前的鲨鱼体形只有实际三分之一”的时候,稍稍惊讶了一下而已。

哎呀!明明正讲“情人节”,却单单说到个人感受,该死呀image
说真的,整个参观过程一直顾着眼前目不暇接的景物,只与GG交流了几句话。
而他始终沉默,也许不想破坏我的兴致吧。
可我知道他也一样正开心着。
就像我知道只要一回头,他马上会出现在我身边……
这种感觉,叫做“默契”,私以为。

本来买了一个48元的“石斑鱼”气球,真的很漂亮!
然而犹如我其他不得善终的气球一般,最后脱离掌握、飞向天际……
素来吝啬的GG为表示安慰,作势要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送我。
我明白那一瞬间他是真心的,但他可能未必了解:
在气球飞离我掌心的那一刻,心中最多的感觉不是遗憾,而是畅快。
中国人的哲学有时候蛮悲观的,总爱说“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我却向来认为,某些东西的美丽需要在破灭的前一刻方能绽放。
“刹那芳华”,即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