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可爱。这是唯一的归纳。她的乐观开朗,在预料之内。她的音乐也并悲伤。还是很佩服她制造梦幻的决心,她花了功夫的,我可以揣测。衣食无忧,放肆情绪,充满遐想地玩音乐。有人参与,她就是成功的。真的并不需要太多的人。

在这样一个温度适宜的夜晚,我看了一场许哲佩的乐队编制的演出。我首先在形式上给予其肯定,会唱现场的音乐人才是真正的音乐人。坐在最后面,楼上。视线良好,俯视全场。观众的数量也刚刚好。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

他们的表现不差,虽然有时我会走神,但已相当满意。要知道,完美永远是一种幻觉,我没有觉得十分惊叹,想来也是正常的。

曾经我是很爱她的。欣赏有加。《气球》的优秀人人都承认,但如果没有后文,那么她也不过只是个一片歌手。《许愿盒》让我看到了蓄势而发的希望。只是《美好的》和《雪人》稍显甜腻,尤其是《美好的》。两张专辑概念是概念,但歌曲略微嫌少,如果两张合并为一张,倒是自以为合适。不过,如此强求也有些苛刻了,只是随便说说。《雪人》那张我还是喜欢的,我恨不得她能更加邪恶一些。只是不论是《美好的》还是《雪人》,名字起得都有点俗常了。

演出结束时飘起了小雨。真是适合恋爱的季节。我却只需要幻觉。如同太快乐的她,只能幻想悲伤的情绪。就像一个幻想精灵,从破旧的厂房散放出声音,点石成金一般,在夏夜的幻梦中,自由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