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我坐在那里等公车,下午2点来钟,周围一个人没有。远远走来俩小伙子,西服领带,皮鞋铮亮,背双肩包,短发整齐。在一帮乱穿的群众中,他们就是一群灰熊中的白熊啊。穿成这样的只有一种人:传教士,属于church of Jesus Christ,人称摩门。如今基督他们那个系统的,恐怕只有摩门们还坚持着基督的教导出门宣讲。一般群众对他们的态度是赶紧躲,谁有那个兴趣听他们bull shit。

对于摩门们,我认为某集south park对他们做出了最好的描述:dumb dumb dumb dumb.这俩隆重打扮的摩门青年看着四周无人,就冲我来了。哦也,从来没有摩门青年来跟我啰嗦过,估计人家认为我一老外,听不懂他们的传道。我于是心里哼唱着dumb dumb dumb dumb,兴高采烈地看着他们跟我自我介绍。

首先,我宣布我是佛教徒,潜台词,你们就不要指望5分钟就说服我跟着你们家Joseph走了。然后他们问我有没有兴趣了解摩门啊。我告诉他们我有兴趣了解任何宗教,宗教是文化的一部分,是关于人们怎么样看世界看人生的知识。所以哪怕信仰一个上帝的都会对上帝说的话有很多的理解,因为大家只从自己的眼界看世界。要是这个世界这么简单,或者上帝真的愿意大家对他的理解统一,他怎么会让大家随便理解他的指示。摩门青年开始介绍说上帝只有一种意思就是摩门们相信的意思。我打断他,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只有我相信的是上帝的意思。对于这个信仰者,这是真的,对于别人,未必。上帝至少告诉我们要博爱,要容忍,这个大家都没有异议,所以,为什么各种信仰者之间不可以互相容忍?甚至于到了你不同意我的信仰我就诅咒你下地狱,或者干脆直接杀死你。不管你怎么解释上帝的指示,至少能够做到容忍别人的解释吧,你不能说别人的解释就是错的,你只能去找到认同你的的人,然后庆祝一番。不管上帝佛祖还是阿拉,他们终极目的都是让人互相容忍,不要伤害别人伤害自己与人为善做个好人,至于你怎么解释他们的指示,跟大家的生活背景有关,这一点无法改变。我目前对于宗教很失望,因为他们连基本的容忍都做不到。

摩门青年客气的说很高兴跟你谈话,然后撤了。yeah,我胜利地把传教士说跑了。回家可以跟德福吹牛了。该人也屡次把摩门青年们说跑,他熟读圣经,所以经常把圣经解读成摩门们绝对不能容忍的样子。

不过呢,对于这些出门宣讲的青年,我还是比较佩服地。明明人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他们还是坚持到处找人宣讲,还得听我这样的拐着弯儿的批评他们,还不能露出愤怒。简直是搞传销的,卖保险的好榜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