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真的教化

     ------身心有仙,有觉则灵

                    随观者心,应所知量

  

御风而行的仙人,远远就能看见你飙驰马背得摔上一大跤------

护念你的仙人,可能马上变成一粒小石仔

到你必经之路,跘你一小跤,暂作提醒:走路留神!

(你懂的。如果濒临难挽的绝境,仙人或许就让你先摔一大跤,或者

助你领受猛然的欢喜,只为震动你,转念一秒钟,行还是不行?)

 

直到看见你坠入茫茫虚空,手脚勤劳,心却无所事事

天边的仙人,必很乐意,为你织就无边的云霞锦

供你跑调,请你养神。是啊,你尽管去,全心全意去写一首诗

袋装一颗星球,供养一只蚂蚁,哪怕,你只向心中热爱的恋人

投注义无反顾的精神气,他们,它,就成为你外置的丹田

氤氲缭绕,让你憔悴,让你焕发,仙人就此安闲

坐等你通过凝神的训练,学会观止,最终成为宇宙的丹田------当然

那是另一个突变的大课题,那时,你将不再是迷糊的过客

走马观花,看不出院子里的树在看,无法跟遍布大陆的石头,交换能量

阅遍历史,甚至不懂得跟你的同类,言及心灵

更别提骨肉消融,进入虚空,与纯真的仙人山高水低处为伍

 

啊,万事万物的仙人,注视你的拣择,化身你必须应对的每一对话者

进入你的梦境和梦中梦,以任何一个形象,到每一片有为的国土,向你言说无上心语

以一句你能听懂的音声或方言,贤愚之间,劝导我,引导你,随喜他,随顺我们

------你可能充耳不闻,可能略有所觉,另一些人终无所信

而最早,从父母和亲朋给你爱,给你伤害开始

(无论你说那是温柔的爱和伤害,还是暴烈的爱,或暴烈的伤害)

你曾以孩童的纯净注望他们,无须领会,骨肉生长

------自从你降生为人,真师就源源不断,进出你的身心

为你指路,增你迷途,考验你,安慰你,磨砺你,奖赏你

只要你垂下双臂,闭目观心,放下那些焦燥的欲望、身外的知识

只要你,渐渐深入难得的空境,相应的慈悲------相应

像刚出生的婴儿,无分无别,身心清静与仙师相应

你,就开始了这一趟地球上的深度旅行,通天地真一,开始出生之后的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