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一梦,梦一名媛。
似有众多伙伴,同塌而眠。
一夜无话,黎明时分暧昧顿现,稍有感。
双双起身,欲觅一静处,好缠绵。
室内无果,奔室外,似有人跟踪,空绕一圈。
回房间,拉窗帘,除衣衫。
谁料同榻伙伴早已起身,于床上打牌闲谈。
情急,不管,把被钻,管你见与不见。
晨光突晒脸,醒来空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