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很孤独。想家,想妈妈,想故乡被拆掉的老房子,想高高的白桦树,想颜先生的画室地板支支呀呀,想他的鱼,想我的呼啦圈,想隔壁西施家的假唐三彩,想她扭动的腰肢,想外公的蜂窝煤,想遗失了的郑渊洁十二生肖,想学校门前贩卖的1元小蛋糕,想烤番薯,想对面院子的哑巴,想每天晚上九点准时弹筝的小姐姐,想我耻于和人提及但又是最美好的童年,想为何来到这个世界,想永远不要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