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Tim象大多数在世界各处奔走的BBC记者一样,是个年轻人,加上他仅有三个字母的名字,让我感觉他更可能是个毛头小伙。他采访完美研中心的老师之后给我打电话,我们约好了在毛主席雕像附近见面——尽管我感觉约定的地方给我们即将进行的谈话笼罩了一层西方式的偏见。

远远的就看到Tim,瘦高的个子,红色的衬衫像团火,满头白发,走近再仔细打量,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眼镜脚上缠着的两根黑色的保护绳和略带迟钝的动作让他给我有点老派绅士的感觉——正好他也是来自伦敦。

我们边聊着边来到老巷小吃坊,因为他表示刚刚吃过a big breakfast,所以我只点了糟溜鱼片和干丝炒芦蒿,菜上得很慢,他给我拍了张照片,我们随便聊一些东西。他没有什么偏见,也并不如很多记者那么aggressive,谈话进行得波澜不惊。我想我的英语限制我的表达,加上我并没有事先拿到一个采访提纲之类的东西,所以有些信口开河。

采访后我们又拍照留念,他打的回锦江饭店。Tim目前在BBC的节目:East Asia Today由于经费问题将很快关闭,而这次采访之行也很可能是他为这个节目所做的最后一个采访。下一步他会做什么?好像他也不清楚,或许干脆退休吧!

感冒还是没有好,右侧鼻孔塞得厉害,嗓子也痛得厉害,不想吃抗生素,希望银翘片能够帮我搞定该死的病毒!晚上就要出发去看云云了,想想明天就能见到她,真是开心,但愿不要将感冒传染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