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其实我小时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踢球了。
在院子里跟一群小朋友踢球,是我童年很逼真的回忆。
后来长大后,有段时间痴迷篮球。
就希望自己能变得像流川枫那么帅,又要迈克尔·乔丹那般的球技。
后来发现哪怕拥有其中一个都是难上加难,要是拥有以上两样更是妄想。
再后来发现自己打球的目的不纯,
再再后来发现身边几乎所有男生打篮球都是为了追女生。
然后就突如其来的羞愧,自己的私心玷污了这项运动。
上了大学之后重新回到绿荫场,
心情变得愉悦,身体也变得结实,
这时才发现,绿荫场才是足够我奔跑的地方。
大学就是一个瞎忙,没踢多久,就每次只能匆匆路过那片草。
快毕业的时候为了打发寂寞,又开始一个人踢足球。
我不忙的时候,别人开始忙,自己踢也勉强ok。
这时却更加确定自己对这足球的爱,
确定对一样东西的爱,想来必然要经历些什么吧。

睡觉了,明早继续踢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