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在突然醒来的黑夜
发现我终于没有再流泪
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是终究快要走到明天
痛会随着时间好一点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在渐渐模糊的窗前
每个人最后都要说再见
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微笑着容易过一天
也许是我已经老了一点

那些日子你会不会舍不得
思念就像关不紧的门
空气里有幸福的灰尘
否则为何闭上眼睛的时候
那么疼

谁都别说 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你的承诺我竟没怀疑过
反反复复
要不是当初的温柔
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image

很好听的歌,在小女人空间里找到的。声音穿透过悲伤,曲调也宽阔,有潮湿的温暖。

喇叭是美女,如果不算上额心的那块黑斑。丹凤眼,长长的却不卷翘的睫毛,帘子似的搭住眼睛的光芒。眉毛很黑,算命的说那长势叫开运眉。可喇叭从没感到交过什么好运,只是觉得自己在某些时候智商有点低。

小女人有一句箴言:“出来混,就是要脸皮厚一点。”减了今年夏季最In的短发,戴上枣红框的眼镜,漂亮的像芭比。
“你那头黑的不正常的直发,也该弄点花样了吧!”
“你管我,照顾你的追魂夺命
Call去啦!”
小女人是芭蕾舞团的演员,而这种气质型美女从来都是电话响个不停。

只是喇叭不懂,为什么她总是徘徊不定。确切地说,是谁都不考虑,尽管以喇叭的眼光看来其中也不乏条件很好的。
“嘿嘿,跟我混了这么久,你都不懂?”
“你自己不讲,我懂个屁!”

  ……
“我始终忘不了
Roy。”
 ……
“靠,你是疯子。”

喇叭从没想过她是这样死心眼的人。或许是遗憾,没有明确表白,更没有明确拒绝,就总觉得还有希望。而一杯没人喝的茶,冷掉了,即使再斟,也只会溢出来。然想要倒掉的情感,就在充分的时空里和足够的安全感中变得愈发强烈了。

其实喇叭也有过男朋友,只是每次在把头发撩起后就告吹。因为算命的说,在遇到真爱时那块黑斑就能渐渐洗掉,她信这个,所以确实是,某些时候智商有点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