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的诗篇


No.4

我的更多伙计处在无为的状态,
他们像蝙蝠一样倒挂颅骨,热衷于在白天宅居,厌倦繁重的飞翔,
他们甚至羡慕在树木里面的伙计,
这些伙计只和天地之间的灵气打交道,
修炼得更加透明,更加轻妙。

那些聪明绝顶的人,有着非凡的反作用力,
当他们想说是,却能够说出非,当他们想拿起酒杯,却可以拔出刀剑。

我们不是世界唯一的主宰,在诸多虚无缥缈的力量的角逐中,
我们在优游岁月里捣着糨糊,
善或者恶,自有仙与魔去分辨,腐烂或者鲜活,自有邪和灵去定夺,
而人,更有无尽的意念,去与天争高。

尝遍人情冷暖的排泄物之后,小明爬出粪缸,
从肥皂剧中仿制鬼画桃符,在汉字的背面抠出致富心经,
他把仓惶着色便成了优雅,给结巴配音便成了天籁,
他把自己归入以往反复出现的伟大人物一类,并和他们心灵相通,
从此远离自我。

而我,依然不得不与他为伴,
不得不把自己弄得更加迟钝,以迎合他越来越臃肿的肉体。

20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