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喜欢这首诗。
昨天读诗小组内部又出现了两派意见,起先是L和我,争论这首诗到底是以申后口吻写的还是以一个周代士大夫的口吻写的?L认为作诗者“拟申后”写,不妨碍这首诗可以有主题上的复杂性呵。我却觉得,诗里明显有几行不是以申后的口吻说的。后来,阿Z把最后一章首句“有扁斯石,履之卑兮”的“扁扁,乘石貌”,解作了形容幽王登车时的样子,小G也附和他的说法。其余人几乎都反对。好玩极了。
总之,很丰富细致的一首诗。值得反复读,要读到能背诵为止。

                  诗经·小雅·白华
 

白华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远,俾我独兮。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天步艰难,之子不犹。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啸歌伤怀,念彼硕人。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鼓钟于宫,声闻于外。念子懆懆,视我迈迈。
有鹙在梁,有鹤在林。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鸳鸯在梁,戢其左翼。之子无良,二三其德。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远,俾我疧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