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给得恰到好处,唱到“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时特写刚好给到黄家驹。山脉属于大地,所以接下来又唱了一首大地,然后黄家驹就摔倒在大地,长眠不觉醒。 友情提示你,那女的叫王虹。早期唱过一首歌是人应该都听过的叫《三百六十五里路》,还有一首《让世界充满爱》,当然不是我们常常听到那首让世界充满爱。想听吗?想听自己搜索去,做人不能太懒。当然我可以提示你一定要搜索“让世界充满爱王虹”,不然你搜到的一定是那首让你耳朵长茧的歌。如果你聪明的话,还能搜索到视频。里面唱“啊啊啊,一年又一年”的那个就是王虹了(据说当年找了好久都没找着唱这么高音的人)。当然那视频里的人我是一个都没认出来,除了图像不清晰之外,它可是1986年的东东了啊。那时我才四岁,连隔壁班的那个女孩都不认识。


当整个舞台都被灯光渲染成鲜血的红色,你会不会觉得风采的确是血染的?
我是觉得很悲壮,你觉得呢?
所以唱K的时候没事儿别唱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