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公司正在加大迈入中国的步伐,然而已经“驻扎”在中国的外国公司却不约而同地遇到了同一个问题:在中国专业技术人才的缺乏。 被这一问题困扰的公司有瑞士的著名企业ABB、吉博力和Comet,当然还远远不只这些企业。而要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则迫切地需要改革其教育体制。 中国需要30年的时间,从世界经济的边缘地带走向国民经济的世界四强。然而在这一发展过程中,有能力的专业人才正在告急。 许多国际化的大公司已认识到这一问题,特别是早在中国“定居”,并不满于只把中国当作“生产制造中心”的企业。很多公司希望可以在中国进行科技研发,他们求贤若渴地期待着有能力的人才。 比如瑞士著名企业ABB:这家全球领先的电力和自动化技术集团在中国拥有12000名员工,超过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其中50%是工程师。 ABB集团的发言人Wolfram Eberhardt说,招纳这些人才“非常难”。“我们希望招募更多的人,但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实在是太少了”。 尽管今年将有490万中国的大学生走出校门,但他们所受的教育如此之差,以至于在工作市场上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麦肯锡(McKinsey)公司出具的报告推测,中国每年有60万的大学生从工程技术专业学校毕业,其中只有少于10%的人有能力进入国际集团工作。 分析能力欠缺 人才匮乏的问题在于过时的教育体系。尽管中国和欧洲的大学毕业生都获得了同样的学位,但其质量却不能相提并论。 中国的学生主要学习在已给定答案的标准化试卷中解决问题。他们的分析能力、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都没有得到发展。与之相适应,大学生初入职场时也希望从领导那里获得准确的指导路线,而不是独立自主地操作某工作项目。 瑞士吉博力(Geberit)公司中国业务的负责人Felix Aepli说:“如果让我拿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和欧洲的实习生作比较,那么后者好很多”。吉博力是欧洲一家处于领先地位的卫浴技术公司,但它目前从亚洲获得的赢利还很少,不过销售额的增长还是非常迅速的。 来自弗里堡州Comet集团驻上海的亚洲销售经理Friedhelm Maur说,“即使找到了有能力的员工,我们面临的第二个问题还有,怎么才能让他为我们工作。特别是对那些在中国还没有什么名气的公司来说”,雇到合适的员工很不容易。 但这对领先于国际的工业伦琴射线科技公司Comet来说还不成问题,不过找到有能力的员工还是有难度。“我们经常雇用一些员工,却还不知道到底需要他们做什么,”Maur说,“就像手套:人们看到手套的时候就买下来了,并不是等到需要它的时候才买”。 至于那些(劳动市场上)已有的、能力还可以的专业技术人员,企业留住他们也很困难。为了每月多挣一点工资,他们随时准备更换自己的雇主。而对公司来说,人员的频繁流动意味着从头开始的再培训,特别是对那些很重视经验的工种来说,非常麻烦。 在中国不是所有的都便宜 德国的遗传学家Wolfgang Hennig也这么认为。现在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执教的他,花了近20年的时间在中国搞研究。 “找到好的同事,不容易。大部分都奔国外去了”,他说,建立一个稳定的工作小组,基本不可能。原因不仅仅在于糟糕的实践教育。正在成长中的科学工作者承受着巨大压力,他们必须尽可能多地发表论文,为此甚至不惜“改进”研究成果。 “我们的研究所不相信任何数据,只要是我们还没核对过的”,Hennig说。他的中国同事从主观上非常重视教育。正因如此,中国人到国外去的愿望非常强烈,甚至比10年前还要严重。 “欧洲可以放心了,中国的研究工作还这么糟糕,” Hennig说,要想改变这种状况,至少还需数年。 对有能力员工的巨大需求及人才的匮乏,导致员工的薪金在中国逐步攀升。“中国的工资和欧洲的工资已经越来越接近了”,ABB的发言人Ebenhardt说, “尽管如此,对我们来说在中国进行研究工作依然很重要,因为研究工作必须在工厂附近开展”。吉博力的经理Aepli也肯定了这一点:现在已经不是“中国一切都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