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德,早上好。”

第二天,卡尔德踏入守望塔的任务室时,蝙蝠女已经在那边待机了。她回头看了看卡尔德便服打扮,微笑了起来,“看来迪娜的确很有说服力。”

尴尬地笑了笑后,卡尔德瞄了显示屏一眼,目前看来没有什么异常。

“没必要担心任务的事情。”芭芭拉又抢在他发言之前回答道,“放心的去你想去的地方就是了。需要我帮你设置泽塔通道的定位吗?”

“不了,谢谢。”他温和的谢绝道,伸手摸了摸口袋里写着罗伊的住址的卡片。他发现自己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昨晚睡前他就思想斗争了很久。

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平常的决断力和果敢似乎都罢工了。他甚至都说不清楚他在犹豫和害怕些什么。

也许对他所做的一切感到气愤不已的罗伊会直接当着他的面甩上门。不过,他会对自己生气也许还是个好迹象。

如果他彻底地放弃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呢?不闻不问,形同陌路,就好像在他开始卧底任务之前的那段时间……

卡尔德不由地捏起了拳头,硬质的卡片尖角嵌进指腹里,隐隐作痛。

他以为他已经对此淡然了。结果……他只是借着重重的压力和危机忽视了那种痛楚而已。

不要再想那些了。卡尔德吸了口气,默默对自己说道。这只是一次过去的战友之间的简单拜访,没有更多了。

“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的话,我的通讯器一直开着。”他松开用力抵着卡片一角的手指,然后对蝙蝠女吩咐道。对方点头表示了解。

随后,他把目的地设置为星城,踏入了泽塔通道。

————

星城有3处泽塔通道的出口,一处是绿箭的秘密基地内部,一处是贫民区里一间一直空关着的危房,还有一处则是星城港口的某件破旧仓库内。他选择了仓库的那个出口。

从这里去罗伊现在的住所可能还需要搭乘公共交通,不过他还是比较乐意从这里出来。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来星城的时候用的泽塔通道的出口,甚至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双脚踏上扎扎实实的地面的地方。

他并不着急着立刻去拜访罗伊,或者他不想这么快就面临他设想过的最糟糕的结果。所以他选择了这个出口。

仓库9年里几乎完全没有变化,阴暗,到处都是灰尘和斑斑锈迹,阳光只能通过天花板上几个漏洞照进来碗口大的几根光柱。

他确定了仓库外没有人之后,才推门走了出来。

星城的港口他倒是不陌生,不久前替光明会执行运输任务的时候,他也多次踏上过这里的港口。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的行动足够隐秘,还是这个城市的英雄有其他要事,他没有在这里见过一次绿箭,更加不用说红箭了。

走出港区后,他搭上了一辆开往市郊住宅区的公车。途中经过了一个超市的时候下车买了一些带给莉安的礼物。这样磨磨蹭蹭的消磨了一个上午,在中午的时候他总算到达了罗伊的家门前。

按响门铃后,他才发现忘记事先打电话确认罗伊是不是在家了。

所幸,门铃响了第一声之后他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朝门口跑过来。接着门就被大喇喇地打开。

“终于送过来了吗,我都快饿……”

出现在卡尔德面前的,是罗伊的脸,但是却是更为年轻的版本。除了发型以外,一切都和他第一次见到的15岁时的罗伊一摸一样,包括脸上的不耐烦表情。

就在那一瞬间,卡尔德觉得是不是哪里的时空出了点叉子,随后他才想起来。

那是军火库——罗伊的本体。他只是在销毁MFD的任务会议上看到过他几眼,那时候他带着面具,装束完全不同,所以卡尔德甚至都没有想到,他就是本来的快手。他拒绝去用“真正的罗伊”这个形容,因为对他来说,他所认识的真正的罗伊·哈珀就只有一个人。

红发少年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嘴,抬起眼睛瞪着面前的亚特兰提斯青年,然后撇下嘴角,低沉地叫出了他的代号,“海少侠。”

卡尔德点点头。

“我想我已经很明确的回绝了队伍的邀请了,没兴趣再玩什么团队合作了。你不必亲自再来游说我。”

“呃……我……”卡尔德尴尬地皱起眉头,直接说他压根就不是来找他谈加入队伍的事宜的话,是不是太过唐突和无理了?

“你白跑一趟了。再见。”没等到卡尔德想好合适的回答,罗伊——军火库就直接当着他的面甩上了门。

卡尔德盯着还在微微震动的门板,眨了眨眼。

他的确设想过被当面甩上门的可能性……但绝对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犹豫着是不是要接着再按一次门铃的时候,门板后面传来的争吵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Red!我是相信你才临时窝到你这里来的!结果你隔手就去通知联盟和队伍吗?!”音比较高的怒吼是属于军火库的。

“什么?我才没有。”较为低沉的回应毫无疑问是卡尔德认识的那个罗伊——红箭,“刚才是谁?”

“海少侠。如果不是你通知的,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找我?”

“什么?…帮我看好莉安!”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桌椅和木地板摩擦的噪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接近门口,他听到了更为清晰的怒吼,“他才不是来找你的!这里是我家,他是我的朋友!”

最后一句话让卡尔德愣住了。一直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之后大门再次被打开。穿着居家休闲服的罗伊,慌慌张张地看向门外,发现卡尔德还站在原地时,松了口气。

“呃……别在意刚才罗伊……你知道,那个罗伊……说的话。”他一边说一边尴尬地摸着脖子。

“我没有在意。”卡尔德微笑着摇摇头,克制着自己不要大声笑出来。他发现自己很久没有这种大笑一场的冲动了,“迪娜给我了你的地址。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

“当然不会。很高兴见到你。”罗伊伸出双手,给了卡尔德一个简短的拥抱,“先进来吧。别再门口傻站着。”

而卡尔德还没有从刚才那个拥抱的震惊当中恢复过来。

他记忆里面的罗伊从来不是一个会主动拥抱别人的人。难道他们失去联系的时间真的有这么长?致远族的MFD不仅可以改变地球磁场,还能影响人格?还是……遗留在地球上的克罗提恩星人?

他看着已经走进屋内的罗伊的背影,把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猜想一一剔除。

也许……只是……罗伊自己改变了。毕竟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新的人生了。

走进屋子后,他看到有些乱糟糟的客厅,一道吧台隔开了客厅和厨房。吧台上乱糟糟地摊放着婴儿米粉和各种餐具,还有一条被胡乱地挂在桌角的围裙。

红发的女婴——毫无疑问就是莉安了,正坐在吧台边上的婴儿椅里。军火库在旁边一勺一勺地喂着她调好的婴儿米粉。他看到卡尔德进屋后,抬起头,毫无歉意地说了声“抱歉。”

卡尔德微微一笑,表示不介意。

红箭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然后叹了口气,“屋子还有点乱,别在意。”

卡尔德当然也不会在意。他可以想象出在他来之前大概是个什么混乱情况。

“你们还没有吃午饭?”虽然莉安现在正在吃她的午饭,但是他没有看到桌子或者吧台上有其他的食物。

“叫过了披萨,不过现在他们号称的30分钟送达显然是句屁话。”军火库不满地咕哝着。

“咳咳,在莉安面前注意用词。”

“啧……”军火库咂了咂嘴,然后趁红箭转身面对卡尔德的时候对他做了个鬼脸,引得莉安一阵乱笑,把嘴里的米糊喷的到处都是。

罗伊显然也知道自己背后是个什么状况,他只是无力地叹了口气。然后对卡尔德无奈地说道:“真的很抱歉,这个混乱的情况……都没办法好好的招待你了……”

“没关系。”亚特兰提斯青年把手上拎着的一纸袋物品放在了桌子上,“我正好有买了一些蛋糕和点心。还有给莉安的礼物。”

“喂,有没有必要这么客气啊?”

“得了吧,Red。有的吃总比饿肚子好。换你喂莉安了。”军火库把手里的碗和勺子一把塞给了红箭,然后拿上一块芝士蛋糕就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而莉安因为没人喂饭了开始尖叫着抗议起来。身为爸爸的那个人开始绝望地捂住了脸。

“我能帮什么忙吗?”卡尔德想起身帮忙,但是罗伊立刻阻止了他。

“不不不,你坐着别动。 我能搞定。”

过了一会,门铃又响了。塞了满嘴蛋糕的军火库咕哝了声“终于来了”,火速跑去开门。之后就拿着一盒披萨回到了客厅。

罗伊在喂好了莉安,帮她清理掉脸上和身上的食物残渣之后,才终于有空过来捞一块披萨充饥。

“有一句说一句。”军火库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看到你这样,我以后绝对不想要一个孩子了,伙计。”

红箭只是机械地嚼着嘴里的食物,都懒得去白一眼自己的本体。

进了这个屋子后,卡尔德觉得他就没法止住自己嘴角的微笑,还有心里不断涌出的温暖感觉。

迪娜的话一点没错,来见罗伊的确让他一直以来都紧绷着的心弦放松了许多。

“说起来,柴郡呢?”卡尔德看着忙东忙西的罗伊,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正在收拾莉安的餐具的罗伊停了下来,然后移开视线,皱着眉冷哼了一声。卡尔德茫然地看着他,接着又把视线转向桌子另一面的军火库,对方只是朝他摊了摊手,“昨晚来这里借宿的时候就没见过她。”

“她在忙她的生意。”罗伊叹了口气后板着脸说。

卡尔德在沙发上不安的动了动,然后问,“暗影联盟?”

罗伊没有说话。

“我以为对雷霄·古尔的重创至少能够让他们停歇一阵子……”卡尔德垂下眼帘,语气有些失落。

“要说有什么东西的生命力比蟑螂还要强,那就只有坏蛋们了,不是吗?”军火库靠在沙发背上,漫不经心地评论道。

“…………”卡尔德盯着面前的茶几,习惯性地开始了沉思。

“我们今天能不讨论这些事吗?”罗伊没好气地说道,然后放了两个杯子在桌上。他替卡尔德倒了杯热水,往里面扔了个红茶包。然后再在他的本体面前倒了满满一杯橙汁。

“喂?开玩笑?我讨厌橙汁。”

“相信我,我非常清楚这点。谁叫你昨晚把一堆乱七八糟的火器放在莉安摸得到的地方。”

“……小心眼。”

“基因遗传。”

军火库恨恨地磨着牙,然后转过头对着卡尔德问道:“他说你们俩是朋友?怎么可能?”

“…………怎么说呢……”卡尔德苦笑着抿了一口红茶,“我们的确是好朋友。”说完这句,他有些紧张地抬眼瞄了一下罗伊,发现对方也正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罗伊看上去也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又或许,那只是因为忙了一阵子后喘口气而已,他说不上来。

军火库倒是不怎么满意的样子,他交叉起双手,回头看向自己的克隆体,“那么,作为好朋友,你知道海少侠去卧底的真相吗?”

——————

TBC

一句话吐槽:Arsenal can be an Arse at any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