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  中央戏剧学院实验剧场  《红白喜事》  看了一场讲河北话的剧

下班空虚。临时起意。约了人去看戏。离开办公室前顺手打了剧本塞进包里。

一九八三年。河北保定。时空交错的感觉,许久没有了。每天都陷在无穷尽的新闻信息里,抬不起头。渐渐地,也就忘了原来沉迷的世界。

地铁上翻了两幕,场间休息时又匆匆翻了第三幕。我是文本控...

剧本里画龙点睛的河北梆子的段子基本都删了。刚开始还惆怅来着,后来小贞半导体里播放《李二嫂改嫁》唱段,唱词不清晰,观众无共鸣。由此看来,竟是删了好。

各种小改动不少。比如郑奶奶说蓉儿模样性格都是村里的“世界冠军”,演出本里没了世界二字,少了股子善意的调笑;婚联,舞台上具体的不记得了,乡气得可爱,相较之下原文过于平稳了;小贞比剧本里更主动了,也不添厌;郑家齐家闹翻一段改动较大,但舞台上的版本更像俩小孩置气,所谓老小老小嘛~ 家根鞋里摸鱼也是后加的,不管怎样,舞台效果不错~ 二多被扔的情节删了,毕竟时代不一样;小麻烦晃晃荡荡地爬梯子啃玉米棒子吃棒棒糖子还扔纸飞机,喜欢~ 通知中场休息还用“唐村广播台”,那份儿无语哇~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总之,精雕细琢后,这部和我同龄的剧在中戏的舞台上生机勃勃,熠熠生辉~

最惊喜的是结局。大改。房屋墙幕拉起,一片绿油油的玉米地,兄弟三人慢慢转身,隐入,不见,幕落。意识形态的东西浅了,精神文明的说教淡了,郑奶奶的生死,似乎也无关了……

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比如灵芝出走有演吗?还是我走神了?还有围绕石碑的矛盾冲突,或者是因我没听懂河北话? = =

不过,确实有些剧本里闪亮的方言俗语在舞台上黯淡了,因为方言的关系。比如形容等人时说:“我们齐家是清水泼街,黄土垫道儿的”,还有表示客气的“咱失钱儿,失物件儿,可不能失礼儿罗”。俺喜欢这些话儿。

去晚了木看到节目单,演员是谁都不知道,据说都是中戏的老师,除了灵芝。所有主演里俺最看不上灵芝的台词啦 ^_^

作者之一孟冰时年28岁,深深浅浅地再次惆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