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在马戏团的大棚外面站着
大约四个小时
从中午站到下午
影子从短到长
他饿了,一声长啸
坐上长途车
离开了郊区

原先马戏团有三只老虎
后来死了一只
再后来跑了一只
现在剩下最后的一只
每天都在睡觉
它睡不够呀

一个人乘坐长途车
来到了槟城,他穿着白色短袖衬衣
他的头发整洁
还穿着一双袜子
他来到槟城,下车问路
这个时候
从浓雾中浮现出他的老虎
正在湿热的街头
迎接他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