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陈楚生

有没有人告诉你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 
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
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
早习惯穿梭冲满诱惑的黑夜,
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没有曾在你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第一次听到这首原创是在5月末,在一种非常极端焦灼的状态下,那天正好从医院拿报告回来,不合格得重做,终于彻底颓了再也不想烦了该咋样就咋样吧,无意中听到这首歌,仿佛心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有一些东西缓缓地流了出来.大约从4月初吊了一个星期水之后,接下来近两个月我一直在医院扑腾,我觉得直接弄颓一个人的话就是让她从医院的这个科转到那个科,作完这个检查再做那个检查,再从这个医院扑腾到那个医院.现在想来非常不好意思,在过去的那两个月,性格中的偏执与胆怯怎么就如此乖张地混合,让我成天被极端焦灼的情绪所折磨,在MSN上我也折磨了水晶和一只,真的很感谢.陈楚生的声音在这首歌里质感非常好,磁性疏离安静温和,重要的听这首歌我总能想起一位多年没有联系的友人.后来又拿报告,谢天谢地总算只是小问题,在候诊的时候,我竟然在旁边的重症区听到与我那友人相同的名字,那样的名字从没有可能同音,那个名字的主人好大概不在候诊区,所以护士好几次报名字,顷刻之间我觉得快要疯掉,好几次都想跑上导\\医台查那个人的病历看看是多大的年纪,这个世界绝不会有这样的见面.我觉得我宁可我一辈子再也不见面,也不要在这样的场合见面,膈了好久那个名字的真正主人才露面,是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真是令人差点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