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时候,抄到一首诗歌,作者是北周的一位公主,叫做大义公主,她生活在北周和隋朝初年,距离今天一千五百多年。
诗写得一般,但带有故事:
“盛衰之间就像朝露变幻啊,世道飘零如同浮萍游荡。好日子总是不长久,富贵宴饮、弦歌弹唱的生活就此消失。
我呢,本来是皇家的女儿,命运却将我送到异族的王庭,眼看改朝换代,人头落地,成王败寇,这种古来如此的故事偏偏落在我头上,我只有暗自垂泪伤心罢了”。
大义公主是北周皇帝的女儿,被北周和亲到突厥,嫁给了一位可汗,后来可汗死了,她按照风俗嫁给了可汗的儿子。隋朝统一天下,北周灭,突厥朝野震动,不知道该怎么办,大义公主写信给隋文帝杨坚,说自己和突厥王朝都原意归顺。
杨坚此时没有心思处理北方事务,于是接受了她的请求,并赐她姓杨——她本来姓宇文——改称号为大义公主,并送给她一面屏风,勉励她继续支边。
在这面屏风上,大义公主写下上述诗歌,这首诗广被传抄,辗转为杨坚看到,她的命运进入转折点。
杨坚认为这首诗歌讽刺了他,感到不快,同时密使送来北方的消息,说大义公主参与了一起谋反活动。
杨坚下诏,除去了大义公主的封号,同时放话给另一位突厥可汗,让他寻找机会除掉大义公主。
这年,公主殿下三十三岁,她写了一首诗,遇到了一段爱情。
公主和一个姓安的小官之间,发生了爱情,这种爱情风险极大,但公主韶华将逝,她拼力爱上了小安。
假如她没有写诗,杨坚会保护她,假如她没有遇到爱情,她的王后名分可以保护她。
可汗——她的丈夫、曾经的儿子——冲入帐中,拎着一把刀,向她刺去。

image

盛衰等朝露,世道若浮萍。荣华实难守,池台终自平。
富贵今何在?空事写丹青。杯酒恒无乐,弦歌讵有声。
余本皇家子,漂流入虏廷。一朝睹成败,怀抱忽纵横。
古来共如此,非我独申名。惟有明君曲,偏伤远嫁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