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总总

好久没有博了

把能记起来的事情都说说。

 

有一次收到科教文组织发来的请柬,是给驻在法国的中国学生和打算去中国的法国学生做的一个讲座的邀请,时间仓促,没办法订火车票,太贵,就在拼车网找了来回的车子。

去的时候坐的是大卡车,司机大哥好魁梧,每天从巴黎到阿维农, 再早上回巴黎,中午到家吃饭睡觉,再半夜重新起床开车去。另外一个拼车的是塞内加尔装窗工大哥。我上车之前很谨慎的把车牌号发给骆驼先生,以防万一。后来,三个人4个小时的车程,不停的侃大山,真把我累的够呛,话题太多,说不过来。到了巴黎,和塞内加尔大哥一起去地铁,他要早几站下,走之前我们聊的话题是,他说很少看到中国女生和黑人一起出去。我听他这么说,觉得有点抱歉,现在还是有很多人拿肤色做文章,但是观念总会变,只要大家互相之前有认识了解的机会。人因为陌生而有隔阂和猜忌。我知道自己有時候也會被人默默歧視。皆是因為觀念如此。我和大哥說,以後會好,過十年半載。他也同意了。

 

這個講座到最後是給一個甚麼中國藝術家做展覽,台上兩個人還在談論中國哲學,突然間一個白西裝花領帶的男人開門進來,不停用手指自己的手錶示意台上的人時間到了,輪到了他了。看他又song又沒有風度,但是他就是這個所謂的藝術家,講座到這裡,我就走了。

 

回來的車子有四個拼車的兄弟姊妹,邊上坐了個亞洲面孔的女生,大家都等我,然後不好意思就在中徒幫大家買了咖啡。回來,在拼車網,司機給我了個好評。看的我心花怒放。

 

拼車便宜,但是要注意安全。我選擇的司機都是拼車網上好評度最好,負面評價最少的。不敢隨便選。

這次來回拼車,認識的人都不錯,最後和那個亞洲面孔的女孩子認識了,她是個台灣女孩子,眉目清秀,夢想是做廚師。很敬佩。

 

除夕夜,幸虧朋友同意,在他家和朋友們聚會,做餃子做到半夜,累的我夠嗆,但是也很開心。不能和家人團聚,有朋友們一起慶祝,也好。

 

最近學校餐廳的人看到我都會偷偷的笑。來源是這樣子的。

 

我這個人,就是很喜歡吃學校餐廳的午飯。別人都說這個難吃。學生餐嘛,我覺得能吃飽就可以。特別是他們的炸雞腿,我好喜歡。有次,我問他們,可以不可以多給我一個,我多付錢。小雞腿嘛,3個不是很多的拉。然後掌勺的人看看我,竟然 同意了。駱駝先生被震驚了,然後鎮定的和掌勺的人說,我要和她一樣。。。然後我吃完了還控了他一個雞腿。在坐的同學們都被我給震驚了。

 

 

有一次和我的穆斯林朋友一起吃午飯, 她是自己帶的午餐,忘記帶叉子,我想想了,把自己用過的塑料叉子折斷,然後去賣午餐的地方要了另外一根叉子給她。她很驚奇的看我,我覺得自己又騙人又威風,很高興的陪她吃完午飯。

 

過了幾天,午餐又是雞腿,我興沖沖的過去,我的穆斯林朋友這個時候拿了個斷了的叉子給我,說她又忘記帶叉子,我說沒問題包在我身上。我想好要說兩件事情,第一,要問能不能多給我一個雞腿,第二要問叉子,等到是我的時候,我剛問能不能多要一個雞腿,這個時候餐廳的總管過來,很凶的說,這次,雞腿不能給,叉子也不能給,上次你故意把叉子折斷, 拿新叉子給你的朋友,你朋友還不是在這裡吃的,我們就不和你計較這個事情了。

我傻眼了,這回雞腿沒了,叉子也沒了,左看看又看看,掌勺的那個大姐看我那個可憐樣子都要笑了。到最後,我很沮喪的說,一份午飯,謝謝。。。

 

吃的時候一點都心情,做賊被人看到拉。現在一點都不驕傲自豪了。沒多一個雞腿吃沒關係,但是被人說成小偷,那就不行了。橐駝先生 看我那麼可憐的樣子,主動送了我一個雞腿。我還是吃的不開心。

 

出了餐廳門,看到以前的法語老師,我就說哎呀丫,我不行了,我鬱悶了,我今天被當成賊拉。老師聽了,覺得很好笑,說你去買個塑料叉子歡給他們不就行了。

 

我一聽,覺得有道理。

於是到最後,買了一包熟料叉子,走到買午餐的地方,掌勺的大姐沒有經驗面對這種場景,叫來主管,我就把一個塑料叉子狠狠的從一大包的塑料叉子裡面拿出來,給他們,說,切,還你門一個叉子,我才不是小偷。大家全都笑翻了。

 

主管後來過來和我說,不是說我是小偷,但是規定就是不是在這裡吃飯的人不能用這裡的叉子,我不能騙他們說自己的叉子斷了。

 

我點點頭同意了。

 

以後去餐廳,那個掌勺的大姐,開始叫我叉子小姐。。。。。。

 

反正就是。。。。。。。

 

 

很糾結阿!!!

 

最糾結的就是,明明雞腿可以多買一個,現在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