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继续在这个城市行走,在这个曾经有你的城市里行走。不断不断的行走,就像阿甘一样。
  我渐渐相信,命运的安排。我们的相遇不过是上帝的一首诗,让我们相遇,再让我们离别。我再也无法拥抱你。
  但我始终相信,你就在我身边,就像天边的云,它一直跟在我的身后,让我感受你的缠绵,就像吹过的风,吹去我的忧伤。而夜晚的月光,是你的温柔吧我淹没。

  你知道么?今天在一个陌生的阳台,我看到了成串的萝卜干。前年这个时候,在我屈指可数的家务能力下,我学会了做萝卜干。然后我就痴想着我可以亲手做一些给你吃,兴冲冲的跑去菜市场,很豪气指着一堆形状奇怪的萝卜对着卖菜的小贩说,老板,这些我全要了。等我把它们一个个装进去,才发现我根本没办法带他们回家,只好给你电话求助。你当时还在出差,我却很任性的要求你立刻回来帮我搬运它们回家。回家之后,你一会说我用刀你不放心,一会又说揉萝卜干是力气活,需要男人干。结果变成了我变成了全程参观你腌萝卜干的人,你成了萝卜干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