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间最美的坟墓》第一课时

这一节课一开始有些尴尬,学生都没有预习。起码在书上没有留下痕迹。这主要是预习作业不具体所致。你说,同学们回去预习一下,那么预习什么呢?老师没有说,自然就看一遍了哦。这么简单的问题没有考虑到,心里还怨怼学生,真是笨。

这节课看上去很简单,他的写作特点是借景抒情。但是当我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学生还是木然。说明公开课的思路还是没有贯彻下去。这需要在课上实践。怎么实践?就是在课上看书的时候,让他们划的东西,必须是符合这篇文章手法的东西。比如说,《世间最美的坟墓》,几次坟墓的描写,你得给我划到,并概括。结果,学生分别用“孤独”、“荒凉”、“自然”、“简单”这四个词概括了四次描写。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不是“朴素”?但他们感受到的却是“朴素”?这必然和托尔斯泰的精神有关。所以当文中出现“朴素”这个词的时候,其用“逼人的”加以修饰,也就不是什么怪事了。这样,景也讲了,情也讲了。

第二个问题,对于这样一篇文章,学生有没有看不懂就划过去的地方?我看是有的。比如最后一句:“感人至深的无名墓冢那样剧烈震撼每一个人内心深藏着的感情。”学生不会有感觉的。这就需要从背景、从茨威格探访托尔斯泰坟墓的目的去思考。于是我给学生准备了一些背景材料这有助于学生理解这篇文章中所说的“强烈震撼”。但是“理解”还是不到位的。这只是理性的赞同。我需要的是感性的同化。因为如果只是理性的理解的话,留在心里的东西是不多的。这只是知识层面的学习。只有感性的同化,上升到情感层面的认同时,学习才能成为情感的体认。这样的学习才更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