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陰差陽錯地,我到了廣州。

 

用不着工作,每天的任務就是想“去哪裏逛”和“吃些什麽”。這種流浪的日子挺好過的,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尋訪一個個地方,去品嘗不同的美食。

 

遇見很多不一樣的人,目睹一些我不曾見過的事情。流浪其實挺好的,用不着停留,在最初短短相識的時間空間裏彼此陌生、熟悉、在一起,然後永久地分離。

 

流浪廣州的日子裏,那些令人興奮的事情是將食物送入嘴裏的瞬間所感受到的幸福,剩下的或許只有和故友再次坐在一起時那種從内心流露出來難以言説的感情。

 

一個仿佛從漫畫裏走出來的男子,安靜、沉穩、自如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並且帶點“禪意”,當初我們斷定他一定能夠順利上研,他也每天朝著這個目標前進。可是就在考研的前夕,他去了趟廣州,之後的一切出乎所有人意料,他放棄了上研,來到了這座陳舊的城市流浪。

 

另外一個是還沒有完全長大的女孩,天真、純潔、單純到似乎和我所處的不是一個時代,她很認真地做每一件事情,對自己的天賦充滿信心,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裏因爲一些現實的原因顯得不如自己想象的那麽出色。

 

一年后再次見到這個男子,我們一起唱了一個晚上的歌。與印象中的他完全不同,讓我對眼前這個開朗、激情甚至帶點搖滾的人充滿了懷疑。一個晚上,我不止一次地問他“你真的是GY嗎?”“這一年究竟發生了什麽?”“把你的面具撕下來!”他笑着說他原本就是如此,讓我這般驚訝的原因只是因爲我沒見過唱K時的他而已。或許真的只是如此,回想在學校的三年,我們所有的接觸也就只是遇見、閒聊、在廣播臺工作或者一起吃飯,除此之外的他我的確不太熟悉。他拿着我的學生証,眼中充滿着懷念之情,他說他明年要再考回來,我説好啊,我等着你回來儅我的師弟。

 

約了這個男子和這個女孩一起吃飯,飯局間他又恢復到那個善於聆聽的男子,而她談着她的努力和初入社會所遭遇到的不公憤憤不平、難免對自己的天賦也產生了些許懷疑、不過還好她說她要繼續努力……一切都是那麽地真實可信。

 

廣州流浪的日子,因爲他們的出現讓我幸福快樂了一下子,這些回憶會儲藏著溫暖腳底,陪著我繼續流浪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