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一个多礼拜了
明天下雪

后边的计划是
一份工作
一个镜头
一把琴
一个工作室
一个乐队
一辈子社会主义初级阶的资本主义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