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读书,读到鬼故事两则。

  一则出自袁枚《子不语》卷22。题曰:鬼抢馒头。  

洞庭山多饿鬼。其家蒸馒头一笼,甫熟揭盖,见馒首唧唧自动。逐渐皱缩,如碗大者,顷刻变小如胡桃,食之味如面筋,精华尽去。初不解其故,有老人云:“此饿鬼所抢也。起笼时以朱笔点之,便不能抢。”如其言,点者自点,缩者仍缩,盖一人之点,不能胜群鬼之抢也。  

这种事以前很常见,尤其是过年时家里蒸馒头,偶尔会有某些馒头在刚揭开锅盖的瞬间即由白胖胖的大馒头变成黑不溜秋的小硬面团。大人们说这是“馒头被鬼捏了”。一大锅馒头,偏偏就有那么一两个会变成这样,这事儿也的确蹊跷,虽然知道所谓“被鬼捏了”肯定是鬼扯,但还是让人感到不安。人们想出的破解方法不少,除了文中所说馒头上点红点之外,还有人在馒头快要出锅时烧香点灯,意思是求鬼不要来抢的意思吧?这是胆小温柔的做法,还有一种办法就不那么温良了,那就是在蒸馒头的锅上放一把菜刀:小鬼,你再来抢试试image  

当然这种现象后来有了科学的解释,是由于发酵过程中出现的面团缩死的现象所致,概率大概在1.7%左右,而且据说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完全解决。那“鬼捏馒头”的事还会依然存在吧?呃,不过呢,很多奇异现象一经科学解释,其实也蛮没趣儿的哈。  

还有一则鬼故事出自《太平广记》卷317。题曰:周翁仲。  

汝南周翁仲,初为太尉掾。妇产男。及为北海相,吏周光能见鬼,署为主薄。使还致敬于本郡县,因告之曰:“事讫,腊日可与小儿俱侍祠”。主薄事讫还,翁仲问之,对曰:“但见屠人,弊衣蠡髻而踞神坐,持刀割肉,有衣冠青墨绶数人,彷徨堂东西厢,不进。不知何故”。翁仲因持剑上堂,谓妇曰:“汝何故养此子?”妪大怒曰:“君常言:儿体貌声气喜学似我。老翁欲死,作为狂语?”翁仲俱告之。祠祭如此,不具服,子母立截。妪泣涕言:“昔以年长无男,不自安,实以女易屠夫之男。畀钱一万”。此子年已十八,遣归其家,迎其女。已嫁卖饼者妻。后适西平李文思。文思官至南阳太守。  

这故事实在很有趣儿。短短一段,很有些跌宕起伏、出人意料的情节。还好,只是易子,没有更狗血的故事出现。况且在那个时代,狗血剧的概率当然比现在少多了。还有就是,中国传统风俗认为,冥间的祖先,只能享用真正子孙的祭祀,同理,子孙的祭祀,也只能让真正的祖先享用,就比如这故事中的屠夫。这是对中国古代社会宗法制度和财产私有制度的一个论证。以至于后来的过继制度认为,即使自己没有子孙,过继别人的孩子,也需要过继本族子弟,否则享受祭祀的,只能是别人。这究竟是鬼道理还是人道理?鬼道理背后的人道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