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冒險號』:第 二 家 店 (陶傑 20090530)

上 海 能 不 能 成 為 第 二 個 「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 爭 論 這 種 問 題 , 有 點 無 聊 。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既 名 為 國 際 , 首 要 全 世 界 捧 場 。 人 家 為 什 麼 要 捧 場 ? 看 看 你 這 個 場 有 什 麼 環 境 。 場 子 有 黑 社 會 收 保 護 費 、 警 察 貪 污 、 老 鼠 遍 地 , 場 租 多 便 宜 也 沒 有 人 敢 來 。
從 前 上 海 這 個 場 有 人 捧 場 , 因 為 有 租 界 。 租 界 定 下 了 相 對 公 正 的 規 矩 。 外 面 的 清 幫 , 不 論 有 何 糾 紛 , 請 進 租 界 的 巡 捕 房 , 多 少 能 公 正 解 決 問 題 。 香 港 今 日 還 是 「 國 際 金 融 都 市 」 的 殘 餘 , 因 為 獨 立 的 司 法 。 司 法 裏 的 上 訴 庭 和 終 審 庭 , 中 國 和 特 區 政 府 的 影 響 力 很 微 , 形 同 變 相 的 租 界 , 國 際 上 就 有 點 信 心 。
市 場 就 是 如 此 現 實 的 問 題 。 市 場 是 很 理 性 的 遊 戲 , 不 講 情 緒 , 也 不 講 面 子 , 不 可 以 靠 「 人 有 多 大 膽 , 地 有 多 大 產 」 的 一 股 蠻 氣 。 如 果 想 做 另 一 個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只 要 從 英 國 、 澳 洲 、 加 拿 大 聘 幾 個 退 休 的 勳 爵 和 大 法 官 , 在 浦 東 設 一 個 商 貿 終 審 庭 , 宣 布 上 海 金 融 經 貿 的 一 切 合 同 , 皆 以 英 文 簽 署 , 以 普 通 法 審 理 , 黨 委 書 記 , 一 概 退 出 , 還 有 一 個 廉 政 公 署 , 第 一 任 專 員 , 高 薪 聘 用 退 職 下 台 的 白 高 敦 來 上 海 出 任 。 不 必 等 二 十 年 , 四 十 八 小 時 之 後 , 上 海 立 即 可 以 成 為 中 國 另 一 個 金 融 中 心 , 半 年 之 內 , 超 越 香 港 。
這 就 是 真 正 的 「 解 放 思 想 」 了 。 然 而 , 面 子 、 尊 嚴 、 路 線 問 題 、 憤 青 情 緒 , 沒 有 人 敢 拍 這 個 板 的 , 成 為 第 二 個 金 融 中 心 , 就 像 兩 姐 妹 : 姐 姐 嫁 了 個 摩 納 哥 王 子 , 妹 妹 說 : 十 年 之 後 , 我 的 老 公 也 會 是 阿 拉 伯 油 王 。 這 就 變 成 了 兩 個 虛 榮 的 小 女 人 在 閨 房 裏 鬥 嘴 。
何 況 金 融 中 心 , 為 什 麼 一 定 要 雙 胞 ? 香 港 、 新 加 坡 、 孟 買 、 直 布 羅 陀 , 十 九 世 紀 帝 國 的 海 上 版 圖 , 每 一 個 海 港 , 功 能 都 不 一 樣 。 就 像 開 連 鎖 店 , 旺 角 洗 衣 街 的 人 流 顧 客 , 與 羅 便 臣 道 是 兩 回 事 。 星 巴 克 咖 啡 店 會 開 在 半 山 , 但 洗 衣 街 只 能 開 茶 餐 廳 。
華 人 在 外 國 開 餐 館 , 毛 病 是 街 頭 先 開 了 一 家 , 有 了 生 意 , 必 有 另 一 個 華 人 在 街 尾 開 一 家 同 類 的 食 店 , 彼 此 減 價 互 搶 內 耗 。 上 海 開 國 際 金 融 的 分 店 ? 可 把 外 資 樂 死 了 。 到 時 你 們 兩 家 比 賽 割 價 拚 傾 銷 , 就 像 夜 總 會 裏 的 男 人 「 起 雙 飛 」 , 左 擁 右 抱 的 時 候 , 失 去 議 價 底 線 尊 嚴 的 , 永 遠 不 會 是 這 個 平 頭 裝 戴 黑 眼 鏡 的 大 豪 客 。
這 也 夠 把 香 港 嚇 得 半 死 的 。 一 個 曾 經 輝 煌 過 又 失 去 自 信 的 城 市 。 從 前 是 珍 珠 , 今 日 是 魚 眼 睛 , 香 港 的 悲 劇 , 是 為 天 下 自 命 絕 色 的 青 春 女 子 所 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