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天又黑了,我多想张开双眼笑一笑,可心是灰的,于是笑也是苦的。 
    翠翠,雨又下了,我多想伸出手去接一滴,可雨是冷的,于是心也是凉的。。 
    每年此时,我都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很很想你。于是我点一支蜡烛,在娉娉婷婷的轻烟之间想起当年那些有雾的夜,仿佛还有你轻柔的低语萦在我耳边。四年以来年年如是。可翠翠,今年的天气好反常,风不断,雨绵绵,我发现风渐疾雨渐大人渐远我渐渐看你看不见。镜子里,你的背影慢慢迷失在残阳衰草间,我却一直只能抚镜长叹。铅华层层褪去,往事浮出水面,我感谢这雨,把我的思绪带回从前。 
    翠翠,我还没有一丝准备,你怎么忍心就此离开?当你轻轻吐出那句“天很高地很远生命很有限我们可以好好地散”,我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装饰自己的脸?本以为我的怀抱会是你永远温暖的港湾,可是不知何时起,红唇已冷眼波已淡你不再喜欢偎在我身边。难道透过我的双眸你真的看不到未来?难道在月下老人的红线盒我真的不是你理想的伴? 
    翠翠,我还贪恋着你发稍香香的味道,你怎么忍心转身走去留我独自面对残局?本以为万水千山红尘渡我们可以手牵手走一路,却突然感觉你的心已飘远,霎那间乾坤裂情缘断整个世界陷入无边黑暗,是谁告诉我“爱总是开始的很美丽结束的没道理想想是很可惜”?我只知道你走那天,腊月的晴空,闪了电。 
    翠翠,我的心还滚热,你怎么忍心直接割开来放血?本以为天涯海角永不分手是冻不死的诺言,可是霍然回首才发现天涯已逝海角已远山盟海誓也只是一晌贪欢。莫非所以的相依相守只是年少时的黄粱一梦?莫非我对你所有的眷恋只不过是自己吐出来又缚了自己一生美丽却残忍的茧? 
    翠翠,你走的太快,我承受不来。昨天,你还深情地对我说直到地老天荒,我的笑容还停在脸上,扭头却看见桑田变沧海只用了一瞬地老天荒活生生就在眼前,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海尽石枯后潜龙的无依。原来,在你的眼神里,永远,就是明天。。 
    明天,明天,明天你不再在我身边。从此,“拥得美人载誉归”只成了痴人梦话,我的生命之船再不扬帆。 
    四年前,你曾对着阴霾的天空感慨:“欲将心事付秋雨,知音少,落泪有谁知?”面前秋雨依旧,雨中的人却变了。我多想问问自己这四年来到处漂泊究竟做了些什么,可是回首再回首,身后永远是那川迷离的雨,我所有的脚印都被雨冲成一地的泥泞,仿佛雨从落下到如今只是你优雅的一个弹指,而我依旧徘徊在你走的那场心悸。回望四年时光如同一个颤抖的纤细圆周,我最终还是回到这里对着伤口抚舐。 
    当年你犯胃病时凝起的眉,让我看了会心碎,于是我轻叹“不知是你的胃痛还是我的心疼。”时至今日,我的心依然时常隐痛,你的胃病是否好些了呢?你走之时,我发誓要找一个好过你十倍的女子,可是我的话骗不了我的心,好过你十倍的女子实在难找。我用了四年的时间去求证,只发现要忘记你,真的不如让我忘记自己,输了你,我输了全部,也输了我输不起的未来。。 
    雨还在下,又是一个无月的夜。我守了一千四百六十一夜的星月传说,到了最后还是逃不脱如此绝望的挣扎!“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还能怎么说?你连照片都没留下,我所拥有的只是回忆,那等同于无尽痛苦的回忆。。。。 
    不禁又想起了那年的月亮,寒冬黎明,西偏的月下,你娇柔的眼神,微红的笑靥。原来月亮也是有味道的,酸酸的……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那片久违的月光,透过四年的时空,仿佛又照在我身上,在彩云追月的夜空中,隐约传来有节奏的鼓音,我知道,那是“月亮惹的祸”。。翠翠,你是否偶尔还想起那年的月?是否还记得远方这个你早已不爱了的人? 
    伴着微哑的歌声,我又回到八百年前那场邂逅,明月夜,短松岗,我茫然失措地在疏条交映的树林里穿梭,追逐着眼前那袭飘飞的白纱。无人的深山里,一个结庐独居夜夜苦读的小书生,和一个风华绝代倾国倾城黛眉微锁花见犹怜却不知是鬼是仙的女子,这也是一种缘吗?抑或只是前世种下的孽?清晨,落花满地的山谷中缭绕着潮湿的氤氲雾气,有谁知道,翠翠曾来过……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歌声仍在继续,芳踪却已杳然。月在天边,心归何处?朱弦一拂余音在,却是当时寂寞心,荒山古林中只剩下手握一缕青丝的书生痴痴凝望那片月夜长空。天下间霸业王图,到头来骷髅红粉,翠翠走了,书生依旧在,却再也考取不了功名,一个凡人的心,能够容下多少东西呢…… 
    是谁在耳边轻声吟唱着“荒烟漫草的年头”?是谁在梦中低诉着那句“一滴眼泪十个你”?歌已落幕,爱已飘零,心已成灰,肠已寸断,我所有的美好回忆都冰封成一页扣不醒的曾经,让一段残情的祭典被吹了四年的季节西风锈蚀凝固在亘古的时间长廊中散放着凄冷的荧光…… 
    一只蝴蝶从沧海之滨长天之下悄悄飞来,追逐着早已逝去的风花雪月,我伸出手去,可一切都在瞬间幻灭,触手只是冰凉的雨滴。 
    情人一场。。情人一场…… 
    翠翠,倘若与你同行是一个真实的梦,我多想醉倒其中,再不回醒…… 
    我好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