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小时候吧,在什么书上看过一句话:“我们痛苦的根源是我们希望一切美好能够永恒。”

从到高处到低处再到高处到低处。
我一直希望能明白自己的心,做出不因为命运高低位置转换而受影响的决定。
其实这可能本身就是“希望一切美好能够永恒”的执念。

已经尽我最大努力真实和真挚了,如果不这样坚持着,还剩下什么呢?
总是不能承认的,如果能承认,是不是会好些?
好像一直以来,我只承认孤单,
不承认那些难过和伤心,不承认脆弱,尤其是脆弱,好像承认了万劫不复。
尤其不肯承认,你们谁曾怎样的伤害过我。没有你们没有,从没有,永远没有。

前两天发现头顶上少了一块头发,很规则的一块,俗称鬼剃头。
挺好笑的,也有点儿难过,鬼剃头是不是体现了我其实挺脆弱的?
只可惜,与剃头那鬼不曾谋面。

一个朋友的妈妈得了重病,给她msn留言了一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在你身边。”
除了做一切能做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对所有我爱的人。

并不抱怨生活和别人,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