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见葱头真身的机会。
下午下班后,老虎打来电话问:哎,你是玉米OR刀哥是玉米?
刀哥听了要生气的,我马上坚定的大声答:我!
老虎接着说了句让我捶胸顿足的话:明天上午在金沙采访春春,来不来?
妈的老子明天要参加ZF又一次毫无意义的协调会!
我很期待的说:那你能不能多拍点照片嘛?
老虎说:不能。因为我摄像。
我:那,给我刻张光盘?
老虎犹豫半晌,然后给了很大的恩惠:那,也许行吧。
然后我再结结巴巴地恳求:那,,,你能不能替我转达一下我对她的。。。。
我还在措词,就被老虎断然拒绝:这么疯狂的事情就算了哈。
我!·¥·!%……
然后,心里面十分不甘,遂打电话给肥蛇,一接通就说:我要倾诉!
蛇姐正在开车,却态度奇好:您倾诉您倾诉。
然后我就发泄了一通,然后蛇姐就安慰了我一通。
最后,挂断电话之前,只听蛇姐快速地说了俩字:警察!
蛇姐安然无恙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