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上篇的襄樊牛杂面的话头,这篇说说定中街的牛杂一条街。

如果说牛杂面是襄樊小吃的王道,那定中街毫无疑问是全襄樊吃牛杂面的王道。

定中街其实算不上街,樊城一桥头下桥后右拐前行个一千米左右左手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巷,一辆天籁勉强挤的进去,悍马肯定卡死的那种小巷,无须多说。

这街有个特点,中间有个古迹--定中门,是个老城门。晚上的世界是城门东边半条街的,白天的世界是城门西边半条街的。

全是因为这西边的半条街都做牛杂面的生意,故是早上过早是这边人头攒动,有心人不惜驱车踏遍整个城觅到此处。而那东边的街全是做晚上的牛杂火锅生意的,三五好友要一个牛杂火锅,就一两壶黄酒,可畅饮到深夜。所以这街上几十家几乎用一种法子烹煮牛的商家,倒也相安无事,各有其主顾。

也说特色,1.规模恢弘;2.锅盔饼;3.襄阳豆奶(一点私心)

这街上因为分工明确历史悠久,所以从头到晚的客没有断过,西边早上做面的有十来家。东面晚上做锅的也有十来家,以至云集食客众,曾经带chris这边吃面,大碗牛肉、艳乍浓汤、穿梭人流、巨悍无比,丫当时就感叹了,土著们的文化啊!

至于锅盔,是一种馍,在一米见长的大平锅中干炕,不加油,也没什么佐料,顾锅有多大这锅盔饼也有多大,且厚,半指。上面微黄,焦硬时,下锅,切开来,分成圆周角不等的扇形饼。
这饼看似无油无料无味且厚硬,不仅不好吃还不好嚼。却是这街上缺一不可的物件。因为这牛杂太过油腻辛辣,正需要这样一种饼来中和口味,加之其锅盔的特性,泡在久泡汤里不烂,颇似羊肉泡馍的搞法。

至于那襄阳豆奶,也是这条街上特供,其他地方的饮料早已经都被百事和可口可乐占领了,但我知道,在有些“土著”的心中,有些东西,比如襄阳豆奶,或许销量小众,但地位像神那么重。它十来年都没有换过商标,甚至没重新设计过瓶子,但万幸,它也没改过口味,始终如一的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