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为汶川地震中那些瞬间坍塌的豆腐渣承担责任?直接责任人会否一一受到法律的制裁?

汶川之外,全国还有多少一旦强震就会迅速坍塌的豆腐渣?有没有可能一一排查,责令重建?(我这样的提法可能有些幼稚,没错,一一排查肯定很难做到,因为事实上祖国山河处处皆汶川,大大小小的豆腐渣遍布960万平方公里的每一个角落。确实,我们都是汶川人,因为一旦强震再次发生,我们很可能成为被埋在豆腐渣里的汶川人。)

官方慈善机构的公信力面临严重危机,善款与救援物资的发放如何透明化?政府如何以开放的心态为NGO提供良性的土壤,使得它们在灾难来临之后,能够发挥出更加积极有效的作用?

灾难面前,任何的娇情都可能与残酷挂钩。毋庸置疑,四川大地震中,有许多志愿者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是,地震,不是个人或团体的道德与良知大排行的契机。没错,灾区有人需要帮助,但你到底能不能帮助他们,是不是非得去那里才能帮助,你有多大力量、以什么样的最佳方式才能帮到他们,这是一件需要过过脑子掂量掂量的事。我不希望任何一个志愿者带着一腔热血去帮助别人,可最后却成为需要被救助的人。那样的话,志愿者很可能会变成志愿添乱者。

还有媒体,能不能别用类似"孩子醒了:妈妈呢?我的脚呢?"这样的耸动标题贩卖惨痛,这是要遭报应的。新闻再自由的社会,这样的标题也会遭到谴责的。请不要可着劲儿展示惨痛,也不要使出吃奶的劲儿煽情,好吗?请求你们不要为了拍到你所需要的镜头冲进正在救治的手术室,好吗?

……

人声鼎沸,声音嘈杂,比地震本身的次声波还强大。我本不想说什么。2008,有太多“我所不能了解的事”在我身边发生,当"爱国贼"们磨刀霍霍、宛如文革红卫兵一般掀起红色狂躁的时候,我就已经禁语了,因为我实在无话可说。

我是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当年,我在距离震中仅40公里的地方得以逃生。汶川地震十余日以来,我在恐惧与焦虑中继续禁语,与其吵嚷,不如做哪怕一点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我想说的也只有这一点点——四川大地震的所有灾区确实需要树立信心和勇气重建家园。但是,在高喊“四川雄起”、“中国必胜”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应该想点儿比空洞的口号现实一点的事——该怎样让那些遍布中国的软塌塌的豆腐渣硬起来?假如强震再次来临,该怎样让中国千万个城镇乡村不再成为下一个汶川,该怎样让万万千千中国人不再成为下一个汶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