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王菲有一首叫做《出路》的歌曲,“翻开娱乐版,慈善大表演,大家都来捐钱,这就是我们的贡献……”这就是当年香港娱乐媒体的真实写照。也是十多年前的内地娱乐媒体还在延续《大众电影》和《通俗歌曲》的路线,认真采写演员体验生活和塑造角色的甘苦,深入挖掘歌手潜心创作和精细制作的敬业。但时过境迁,我们的娱乐报道已经完全效仿了香港的“狗仔路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何止娱乐报道呢?打开新闻页面,扑面而来的是碰瓷的小人,以怨报德的老人,不孝的子女,跳楼的大学生和贪污受审的官吏,等等等等。仿佛一切突然变得肮脏起来,仿佛这个世界永远充满着肮脏的事情,前进路上的人看不到希望,怀着希望的毕业生开始失望。而原本轻松淡定的娱乐新闻也变得“血腥”甚至“恐怖”起来——明星遭绑架、艺人吸毒被抓、大腕偷情会嫩模……花边记者能量无限量增长,战斗值直逼007,而他们的法宝则是跟风、狂热、无理性、耸人听闻、趴墙头、偷拍、挖隐私!
    8年前,张国荣先生逝世一周年,我拿着采访哥哥经理人陈淑芬女士的录音采写出了《张国荣自杀真相》,成为各个媒体的追捧目标。大版面承诺、高稿费回报,让我真的误以为媒体是有良心的,至少是关注张国荣这样优秀艺人的。可当今年张国荣逝世9周年的时候,同样是陈太的采访,同样言说的是大家关注的张国荣身后诸事,同样是全国的独家新闻。但是,这次我的稿子却出现了闭门羹。问原因,一个年轻的小编辑答复:您的稿子没有“料”。
    何为“料”?无非就是“自杀揭秘”“性取向曝光”“最后一天行程”……这样他们关注的八卦看点,可以成为抢眼标题的“料”。所以,眼下的娱乐媒体中,你看不到关于电影、音乐、戏剧、艺术的真正报道,满眼蔓延的是各种猛“料”催生出的明星八卦和无关痛痒、千篇一律的演出消息以及经纪公司用散碎银两“打点”出来的娱乐通告。娱乐媒体的“监督”下,似乎明星不能老、不能病、不能结婚离婚、不能恋爱,老了不能装嫩、笑了不能露齿……再看看网站的某些娱乐报道,已经与情色新闻无异……大多数娱乐媒体已经没有了灵心,没有了操守,没有了灵魂,彻底成为狗崽子!
    其实狗仔队原本就是不配报道信仰的,因为狗仔队委实思维有限,而且常常用自已思考问题的方式来替明星思考:明星和异性朋友出现就是在谈恋爱;出现在酒吧喝酒就是失恋了;刘嘉玲一和富翁共同出现在镜头面前,就是傍富,梁朝伟便必然要忧郁了;林妹妹出家不是炒作就是逃税;窦唯一说起李亚鹏必然是怒骂,当然,有一种想法能够概括所有的行动:那就是炒作。甄子丹和赵文卓的骂战必然又有花边记者要思考:这是否是电影剧组在炒作呢?如此种种,多不胜数。而他们唯一无法下笔的就是信仰,用他们的认知方法报道出来,必然脱不了炒作二字。当下的娱乐记者已经不是业内的精英和翘楚了,他们是没头脑的追星族、跟风炒的没头苍蝇、肤浅无知的狗仔队……某些打着记者旗号的“记者”都是疯狗,听到风或没有风,都乱叫一通,都是将良心卖给了金钱,戏称为“饿狗仔”实不为过。内地娱乐媒体的堕落已经几乎和港台狗仔队一样,长此以往必将把这个行业的招牌彻底砸碎。
    其实,一切又何止娱记?眼下媒体采访李银河,抱的就是希望从她的发言里组合出与当下国人性方面思维不一样的言论;采访何祚庥,也是想从嘴里套弄出点“不幸生在中国”之类的能够触怒国人的真话;采访任志强,同样是想弄点“商人追求利益天经地义”之类的同样让人受不了的真话。总之,他们想的就是怎么引起观众的注意,引起观众的怒骂,这样吸引了眼球,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还好,不是人人都是傻子,李银河已经聪明的选择闭上嘴了。表面上我们的媒体在挖掘社会上的阴暗面,实际上他们在做一些助纣为虐的事情。任何的事件发生后,我们媒体在报道事件本身的时候就原始得带有道德色彩的评判,更不用说对事件本身再进行的评论性新闻了。我们主张新闻自由,但是在新闻自由的前提是新闻的真实和中立。
    十多年前,当我成为媒体记者的时候,我感到身上的责任,我会自豪地告诉朋友:我是娱乐记者。而多年之后,当“娱乐记者”这行当已经渐渐蜕变成为“狗仔队”的时候,我以自己的工作为耻。我只能眼看着身边的当年一起出道的娱乐记者同行或淡出媒体,或沦为狗仔,看着他们以狗仔行径、挖掘明星阴暗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飞扬跋扈,我一身冷汗——多年的工作已经让我总结出了娱乐媒体的两个结论:1,娱乐媒体需要精神病;2,娱乐媒体不需要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