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吧,在小火焰那里看到一段非常有趣的话: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out there leading lives of quiet, screaming desperation, where they work long, hard hours at jobs they hate to enable them to buy things they don't need to impress people they don't like.

看完了我就乐了。

是的呀,人到了中年。不,人过了中年了,就会突然明白了自己那就是一个普通人儿。你看,我们小的时候,小学初中也就罢了,高中大学一路考上来,都号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着,到最后都算是天子骄子来着。然后是考托啦考G啦出国啦工作啦什么的,那简直就是牛气冲天,恨不得向全世界呐喊,准备好了么你们?我们来改造世界啦。

结果呢?工作了几年,也就渐渐明白,那些面目平庸甚至有点猥琐的大叔,那些面目模糊甚至有点势力的大婶儿,他们也年轻过来着,他们年轻的时候也天之骄子来着。生活哪~磨砺人呀。

入学十周年纪念的时候,我在同学录里头溜达一圈儿。当年的省状元啦奥赛金牌啦,今天都是一颗一颗扎实的螺丝钉儿,在世界五百强或者未来的世界五百强里静静的闪着微弱的光。可不是么,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就是一条平静的河流,一点一点的让人成熟,一点一点的走向衰老。哪里有那样的天天辉煌灿烂呢?

好在,生活的乐趣,也并不是quiet的生活就没有。也不一定平静的生活就让人必须得screaming desperation. 要的多,有的少,才会那样儿。譬如,最后一句,牺牲大好的时间做无聊的工作好买用不到的东西去取悦不喜欢的人。

这个段子实在太好笑了,恨不得打出来挂在办公室。不过那样也太嚣张,进来的同事未必就不会有‘我是不是就是那个你不喜欢的人’那样的感觉。

中午我跟朋友出去吃饭,我们还是好多年前一个项目认识的,这么多年有机会必定要一起吃个饭聊聊其他的同事。今天也是,我们也不怎么就说起来有一回我去中国电讯做产品评估,跟另外一个工程师联手,硬是把测试给做通过了。我们想起来当年的事儿哈哈大笑,我就问起来那个另外的工程师干嘛去了,他说去了戴尔。然后我就突然想起来哟,那么多年了,可不是么。你看,时间就这么嗖一声过去了,一点点痕迹也不留。想必未来的时间也更会这样嗖一声过去,只怕更快,然后,就老了。

哪里有时间有精力对付不喜欢的人啊?何必买不需要的东西?干嘛要取悦无关紧要的人呢?

大把时间精力,该干点别的。大好金钱,还不如用来度假。

我中午吃饭,拿了一块儿藏着预言的小饼干,打开了一看,哭笑不得:people are waiting for cues from you. lead them well. 

yeah right. 世界离了我就停转了,敢情。

有这想法的人,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