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在街上閒蕩 亂想著一堆事情
耳機是山口百惠的"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雨正下著
走過你公司的大門前 紅燈剛好轉綠
上了天橋 我抹掉身上的水珠
走進了晦暗長廊的那方去
我要在那兒買兩張分開坐的電影戲票

時候還早
那個叫H和M的呼喚了我進去
三條漂亮的裙兒甘願和我作伴
我開心笑了
卻還好像有所欠缺

想找個角落安靜下來
耳邊卻嚮起了幾句歌詞:
”そんな そんなゆめおみました”
在咖啡店靠玻璃門的沙發
我點了一杯熱奶咖啡
想起了一件沒有人知的事兒

我在零下七度的robbson street想起了你
在那飄著冷雨的書店門外
帶著笑意我穿過了一條兩條三條馬路
想為你做點事兒 想為你做點事兒
呵氣在冷雨中起舞 臉兒都紅了
我想 所謂浪漫可能就是這麼回事

那雨中的浪漫
如今 每天躺在你的臂彎裡
它安靜的守住這個沒有人知的事兒
聽著你脈搏兒溫柔流動著

是的 所謂浪漫可能就是這麼回事
然後我笑了 回到現實的咖啡店
我還是一個人 拿著兩張分開坐的電影戲票
想著 這就是人生
像這漫無目的亂想午後
就是這麼回事 就是這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