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达上尉奋力掀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石板,就在他站起来抬头望远的一瞬间,熟悉的喷气背包运作的声音,tau的战斗服?桑基尼乌斯在上!他开始对着弥漫火药辛辣味的空气吼道,寻找着重火力组员“史丹力兄弟,开火!对准正前方。。。”但很快绝望便填充了他的意识。呼唤火力支援是徒劳的。。
        刚才的引导攻击杀死了遗址这边,也就是自己指挥所里所有的人。更糟糕的是,5连的其他弟兄在先前的攻击中被分割开来,Tau的火战士现在应该突入了他们的阵地并把他们绊牢。。很显然,tau的指挥官夏斯’塔洋亲自领导了战斗服中队钻入了被磁轨炮和导弹撕开的口子,眼下至少有10台战斗服冲着自己这边来。

        如果你支撑不住了兄弟,就撤到我这里来。。。上尉回望身后的拱门,耳边想起战团的无畏,哈德良兄弟在战前对他说的话。意思便是劝告他不要白白牺牲性命。10:1的结局上尉自然再清楚不过。但是,桑吉乌斯无惧无畏的血液流淌着,上尉很本能地开始行动,战况昭示了这该是自己作出选择的时候了。很快他就在动力盔甲的助力下将史丹力兄弟的遗体从乱石堆下挖出来,带着对兄弟的敬畏取走了死者珍爱的重型暴弹枪。
       上尉索性将弹链从弹舱背包中抽出,给液压泵预热。第五连上尉巴里达手握着神圣的武器站在通向遗迹的台阶上面对迎面而来的异星人
战!以桑吉尼乌斯的旨意!
       伴随着枪口纵放的火花,一枚枚矢弹托着长长的尾烟,将一个死亡天使最后的愤怒带给了异星人。。

       弹壳如托链的泪珠般倾泻在上尉的脚下,裹着台阶上的鲜血流往大地。矢弹枪轰鸣表明其中的机魂也在为上尉临死前毫无希望的反抗哭泣着。随着最后一颗子弹喷出枪膛。巴里达上尉,独立团第5连队的指挥官到下了。。。。一发磁轨炮的弹丸击穿了他的胸腔,随后而来的无数脉冲弹将他击倒,喷涌出的鲜血溅在他漆黑的盔甲上,象黑夜里盛开的红玫瑰。机魂的哭泣停止了。上尉无力的倒在被鲜血染红的台阶上,努力看清头顶上的那道门。耳边再次回响起那句劝导
        如果你支撑不住了兄弟,就撤到我这里来。
        世界留给他眼前的最后一幕。。不是那个脑海中tau战斗服跨过自己尸体登上遗迹的一幕。。。一个庞大的钢铁身躯投射下的阴影盖住了他的身体,接下来便是熟悉的等离子脉冲炮和重型突击炮愤怒的咆哮,随后阴影抛出的烟幕弥漫着将周围的世界吞没。
         先驱接他的的孩子来了,上尉这么想着。疲倦地睡去。。。

         撒拉米斯6号上的第45个白天,上尉巴里达,独立团第5连队的指挥官,海文那的幸存者。在为战团和桑吉尼乌斯服务了200年后,牺牲在自己誓死捍卫的阵地上。同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的无名烈士一般,神圣地球的大钟注定不会为他呜鸣。随后就在他倒下的地方,另一场更为激烈的搏杀揭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