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辈子能有多少年?

2008年不是我过得第一年,不出意外也不应该是过得最后一年,但至少是难忘的一年吧。一年,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心情。

最后一天,想的最多的还是那些离别和再见。

再见,校园生涯。

从来就知道自己不是个喜欢学习的人,读书时想得最多的就是何时能不用天天上学,何时能走出徘徊了十多年的象牙塔。以为自己羽翼丰满只待高飞时,却发现连巴掌大的风雨多经历不起。想要的生活一直不是现在的生活,可回过头看看过去的自己,却不免怀念。

小学6年是傻乎乎的就过了,当时父母和老师的话就是真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除了每年换教室升上一层楼,到没觉得有什么其他变化。

早上不吃早饭把钱省下来租书,然后在课间休息跑去蹭萝卜的小笼包。大扫除的日子也会耍耍滑头,借机循走去玩1.5一小时的半条命。每次上外语课和音乐课都提心吊胆,深怕从老师嘴里蹦出我的名字叫我回答问题。偶尔夜晚想到生死、人生,便会心烦失眠。和萝卜评论着班上各个漂亮的女生,却刻意回避自己喜欢的。初中三年的点点校园片段,对于小学的懵懂无知与高中的升学压力,无疑是最难忘的。

夜晚偶尔做在公交的最后一排,看着下了晚自习一拥而上的高中生,匆匆的挤上车。有和同伴嬉笑的,有独自看着窗外的,有戴着耳机听音乐的。下了车,他们有的会回家继续看上几个小时书,有的会在没关门的书店租一本小说再回去,有的会三五成群去吃些小烧烤。一切都那么熟悉,就像当年高中的自己。

对于刚离开的大学生活,却不知从何说起。博学一504,芙蓉12-309,芙蓉湖,一条沟,操场,图书馆,食堂,自习室,超市,还有常去的烧烤摊。每个地方都能想起很多往事,想写一件事又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常常想我什么时候能把我想起的大学生活全部写下来,但思维太跳跃同时加上工程浩大,往往还么动笔就放弃了。也许多年后回到这些地方,能再次触动心里深深的记忆吧,希望自己不要突然失忆,失去可这些记忆,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再见,大家

大家,大家是谁呢?再见,也不知何时能再见了。

前2天自己在家煎鸡蛋,突然就想起了和博学哥哥卖茶叶蛋的日子。(爆个小料:由于我们自己做的茶叶蛋味道的确一般,所以常常是白天去新华都买现成了,然后半夜再寝室楼叫卖。)常常想着卖几百个能赚多少钱,不过好像刚刚可以维持开支而已···倒是给熬夜的同学提供了不少便利。想想博学哥哥真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他额,当年这么一个好好青年与我和房聪一个寝室后就“堕落”了,常常待在寝室WS,哈哈。不知道他大三大四有没有挂科··反正我们是影响了他考研大计。

朱俊估计受到的毒害估计也不少。当年这么一个好好青年(又一个)至从加入我们寝室就开始“堕落”了,被我们标上了“拉稀”的美名。近墨者黑,嘿嘿,害他也开始挂课了。哎,你走时我么去送你,不是由于我当时性格古怪,是怕我们互相抱着哭。

房聪,唯一一起生活了4年的兄弟。有时候很庆幸和你在一起,有时候有很讨厌和你在一起。我们俩很相似,也很不一样。不过4年,还是很庆幸能认识你,永远忘不了离开厦门那天。兄弟!

靠,写人太费神了。想到一个人就能想起很多,却只能匆匆的记下点滴。不写了。

打包祝福吧:大学相识的各位,新年快乐~~~~~~~~~~~~~~~~~~

再见,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