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旁边的一个楼貌似失火了,困又不敢睡,也吵得不能睡,索性爬上来。

       呜呜呜的声音,重物敲击的声音,嘈杂的人声,起先我以为附近哪个楼盘在赶工,正自烦躁,忍不住循着声音最大的洗手间窗口望出去,一片轻薄烟尘教我淡淡一惊,随即暗自嘲笑自己A型双鱼的戏剧化思维,心想这施工的动静也太大了点吧,对面楼顶的大灯打射下来,空中的尘土原来是这么个视觉效果。回来坐了会儿,眼困头沉心恨恨,但苦三更投诉无门,忍不住又去看,这下清楚看见愈浓的烟,似带着红光,而那辆大车也正停在我的视线内,车前彩灯闪动,我想应该是消防车。

       想下去看看,又冷又困终于战胜了好奇心,跑了好多趟洗手间看情况,呜呜声和敲击声已经没有了,只剩车声和人声,困不行了,又不是很敢睡,有一点点害怕,但又有一点点安心。

       今年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近在眼前的两件,脚崴了又崴,手机丢。有时间有情绪再细写。人声这会儿似乎又大了点,刚才去看时有好些人走出来了,我得再去洗手间瞄一眼。我决定瞄完回床上躺着,在睡与不睡的小矛盾里继续我的小害怕小担心。眼睛打架好久了,差不多凌晨1点半了。

       看看去,关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