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掉高跟鞋,开始往上铺爬

车窗外,推车, 栏杆 ,木桩子一样杵着的人,另一辆火车,在慢慢漂移,地球,房子,病房,床,也在,漂移

然后,昏天黑地,睡,睡,睡,一直到被一个声音惊醒:喂,换票了啊

如此平静地进入了另一个城市

如此平静地跨过了门槛

“你把这袋瓜子拿去吃吧,我没心思吃。”

“哦”她接过来,吃了一袋,麻木地吃,没有嘴巴,没有胃,没有吞咽,地吃,就这么度过了几天,几夜。

被雪覆盖的,温暖,真他妈温暖,真他妈狠

褪去一片一片杨树叶,不够,还要褪去身上的皮,还不够,还要褪去眼皮,褪去骨头,褪去肺,褪去呼吸,赤裸裸地,去!把他们扔在雪地,把他们扔在雪地!留下鲜花,鲜花,鲜花死一般地,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