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物之神》是最近看过的,特别震动人,特别炫目的小说,非常棒。虽然就个人而言,不一定非要放进最珍视的小说里去。那种斑斓和自由,太叹为观止了。甚至点开网页,看到有不搭调地说看不懂,比不上啥啥啥的人,都没耐烦看下去。是非常好的小说,技巧精湛,同时,真切动人。

         其实单独摘出任何一个喜欢的段落,都会因为读的人没有看过全小说,而深恐难以传达那种美好。而剧透对于这个小说来说,也会大大地减损它的力量。

         非常喜欢《微物之神》结尾的一处描写。这本描写印度的小说,在众多悲剧中也包括了一位高种姓的女人和贱民男子的触犯禁忌的爱。在小说的结尾处,已然揭示了他们因为这种触碰禁忌的爱而注定要惨烈终结的命运之后,作者却开始尤为真切甚至事无巨细地描述起两人短暂欢爱的片段。

         我喜欢作者在结尾的这一章中,描写两人约会时遇到的一只蜘蛛。这只蜘蛛常常用一些零碎的垃圾,比如一片胡蜂的翅膀,腐烂的叶子等等,来遮盖自己的身体,借以伪装自己。一天晚上,他们给它找了一片洋葱皮做新衣服,但蜘蛛好像特别不高兴,甚至连其他的“防护服”都舍弃了。

         ”有几天的时间,它一直处于这种傲慢地光着身子的自杀状态。被拒绝的垃圾外壳立在那儿,像一个过时的世界观,像一种陈旧的哲学。”……“虽然没有向对方或自己承认,但他们将自己的命运和未来(他们的爱、疯狂、希望、无尽的喜悦)与它的命运及未来链接在一起。”

         每一晚,他们检查它,想看看它是否活过那一天,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来愈惊慌。他们为它的脆弱和渺小而苦恼,为它适当的伪装和那似乎是自毁性的骄傲而苦恼。他们渐渐喜欢它那有所取舍的品味和它那踉踉跄跄的自尊。

         他们选择它,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必须将信心放在脆弱之上,必须抓住渺小的事物。每一次分开时,他们只能从对方得到一个小小的应许。明天。明天。”

         难得的是,《微物之神》并不只写搅动人心的爱情,对,它可以称得上是史诗----如果你不非要把史诗跟大人物划等号的话。它通过孩子的眼睛,描述了两代人的时代,传统和外来文化的冲撞、苟合,滑稽卑微地示好,无可奈何地被弃与沉沦,深渊一样不可触碰的禁忌……

         作者笔端扫到的每一个人物,都在ta该在的位置,传递出“非ta不能传递出”的讯息,复杂,多面,觉得ta可笑可恨,但也值得叹息哀怜。

         《微物之神》带着一种浓烈的印度味道,潮湿溽热,长时间地透不过气,直到小说的最后一句:

         “她吻他闭起的眼睛,然后站起来。背靠着山竹果树的维鲁沙看着她走开。她的头发上有一朵干燥的玫瑰。她转
过头来,再说一次:”那利”。(印度马拉亚拉姆语“明天”的意思。)”   

        那长长的,久久萦绕不去的,叹息。

         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