気まぐれシェフの恋レシピ

【原作】森本あき
【插畫】タカツキノボル
【聲優】
 久保知己 … 岸尾大輔
 風真涼介 … 子安武人
 柴田 … 立木文彦
 遠藤 … 諏訪部順一
【簡介】
 三年前,戀人無故離開以後,知己幾乎閉門不出。
 但是,損友介紹打工的西餐廳『サンタムール』的天才廚子好像是....昔日的戀人涼介?!!
 面對因突然的重逢而震驚的知己,涼介卻好像不記得過去一般地笑著。
 而且,看著涼介挑逗曖昧的臉龐,知己的身體竟漸漸起了反應....!?
【翻译】hidez


 
Track 1

(梦境)
知己:不要走!不要扔下我一个人走!啊……(跌交)不要抛弃我!
这三年以来,一直反复地做着同样的梦,无论我再怎么拼命地追,拼命地追,都抓不住这个影子。自从那个人三年前离我而去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发过誓再也不恋爱了。
(电话铃声响起)
知己:打工?
遠藤:你现在不是闲着吗!
知己:我可一点都不闲!
遠藤:反正你也是看看书啊,看看电影啊,是这样的吧?
知己:是啊。这又哪里不对啦?暑假里把那些买回来就一直堆着的书看掉。而且,我也不缺钱啊。零用钱就已经足够了。那就这样啦,我挂喽。
遠藤:等等,知己。就因为是你我才来拜托你的嘛。这份打工真的是很不错哦,每小时一千五百円。工作就是到法国料理店当服务生。
知己:呃!法国料理……
遠藤:嗯,要做到习惯的话可能会有些辛苦。
知己:绝对不干!
遠藤:……知己?
知己:我是绝对不会干的啊!不管怎样我都不干!你要是再对这事喋喋不休的话我就和你绝交!
遠藤:哎……知道了。那我再去问问别人吧。对不起了啊。
知己:嗯,我也是。不能帮上忙对不起了哦。遠藤……这个世上我最讨厌的就是法国料理了。所以……
遠藤:行了。不过你怎么变得这么不留情面了,高中的时候明明那么开朗啊。
知己:事情说完了我就挂啦。再见。(挂电话)
知己:法国料理……谁要去做那里的服务生……会又想起那个人的……

(吃饭中)
知己:爸爸呢?又加班吗?
妈妈:是啊。不过现在这个世道,有工作反而是好事啊!啊!说起来,那件事你听说了吗?有关遠藤家的事。
知己:(咀嚼声)嗯,遠藤家怎么啦?
妈妈:遠藤的爸爸突然病倒了。
(正在喝汤的知己一下子呛到了)
妈妈:你在干什么呀!酱汤都喷出来了。
知己:妈妈,你是开玩笑……的吧?
妈妈:什么呀,我干吗要开这种玩笑。
知己:啊,是真的?
妈妈:是真的。听说被急救送进了医院,然后就住院了。而且马上就要做手术了呢。遠藤不打工的时候一直都在医院里陪他爸爸。遠藤真是孝敬爸爸的好孩子啊。
(知己突然起身)
妈妈:啊,怎么了?
知己:没什么。
(知己走进自己房间拿起电话)
遠藤:(开朗的笑声)呦!真是稀奇啊,知己居然会打电话给我。
知己:刚才那件事,已经定下什么人了吗?
遠藤:刚才的事……喔,打工的事啊?还没呢,大家都有其他事。哎,我也只好辞了那份打工了。
知己:辞掉的话不好办吧……
遠藤:嗯,这倒是真的。条件那么好的地方确实是很难得,我也很高兴好不容易适应了那里的工作。说明情况后,店长也说要是有能顶替我的人,就顶替我直到我回来。
知己:为什么那件事不对我说?你这个薄情的人!
遠藤:……我爸爸的事,你听说了?
知己:听说了!还是从我妈那里知道的呢
遠藤:嗯……怎么说呢。我自己到现在还不能相信。不想去说那种事……因为是那么健康的爸爸啊……
知己:爸爸一定会没事的!手术也一定会成功的!
遠藤:嗯……知己……
知己:比起这个,打工,什么时候去顶替你?
遠藤:呃?
知己:打工的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代替你去。你就好好地去医院陪爸爸吧!
遠藤:(哭着说)…… 谢谢你……
知己:唉,别哭了。都这么大的人了
遠藤:(哭)你果然还是我的好朋友呢。

(炎热的夏天,知了声)
遠藤:准备好了吗?打工的面试千万不要紧张哦。
知己:唉,是你在紧张吧。
遠藤:啊,因为我以为面试的时候只有店长一个人,没想到料理师傅居然也要来。啊,就是这边的店了。
知己:啊,这种地方也有饭店啊?
遠藤:嗯,开店营业到现在大概4个月了吧。不过受欢迎的不得了呢。据说料理师傅在法国当地学习了一年。
知己:(愣住)在法国学习?
遠藤:很厉害吧。那个师傅回国以后在东京很有名的酒店里又积累了两年的经验。“你已经到哪儿都能胜任了,这点能向你保证,在当地开个小饭店吧”那个师傅做的料理真的味道很好呢。
知己:唔……
遠藤:不过,料理确实是很贵,所以服务生的采用条件也会相对严格些。比如使用敬语啦,个人清洁卫生啦,还有,不染发也是条件之一呢!
知己:啊!所以你才跟我说“只能来拜托你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遠藤:对啊,现在我周围的朋友没染过头发的只有你一个人了。
(知己:我的头发一直是黑色的,就是对那个人至今仍无法释怀的证据啊……)
回忆-------------
涼介:“黑色的头发,很漂亮呢!”
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被他这样说,我也有想过要把头发染了忘记那家伙……但是做不到。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的恋情,被他单方面结束掉的恋情……
遠藤:喂,知己,怎么了?
知己:啊,没什么。对了,这块板上写着的是店的名字吗?这是……法语?写了些什么呢?
遠藤:SANT AMOUR,意思是……
(推门声)
遠藤:風真师傅!
知己:呃?!
遠藤:这位是----
涼介:我认识他。
遠藤:呃?您认识知己吗?
涼介:认识?(笑)还不只这些呢,知己?
知己:(怔了一会儿)为什么……
涼介:好久不见了!还好吗?
遠藤:喂,知己,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涼介: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可爱。(笑)
知己:为什么……在这里……
(知己:站在我面前的,是三年前不告而别的恋人----風真涼介)
 

Track 2

和涼介邂逅,是四年前的春天。在露天咖啡屋里,涼介走上来向正在看书的我搭话。
(翻书声)
涼介:黑色的头发,很漂亮呢。
知己:呃?!
涼介:呵呵,终于把头抬起来了。我从刚才就开始说“黑色的头发好漂亮啊”,你一直无视我的存在。我还在担心你是不是不喜欢和人合坐呢。
知己:哦……
涼介:不是中学生吧?
知己:不是!我是高中生了。
涼介:高中……禁止染发的吗?
知己:没有,也没特别规定过。
涼介:呵呵,这么可爱的脸说话却这么冷淡,还真有些差距呢。对了,你正在认真看的书,有趣吗?
知己:哎……
涼介:路易斯一直被差使来差使去的,不觉得他很可怜吗?
知己:呃?!
涼介:还是,你其实是站在MORSE这边的?
知己:这个,MORSE主任警长系列的小说你也读过吗?
涼介:出版到现在的几本都看过哦。
知己:啊,真的吗?
(MORSE主任警长系列是我最喜欢的推理小说,但是我周围都没有人看过这套书。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人品尝着其中的乐趣。这个人也读过?这样的话就可以和这个人尽情地畅谈了!这么想的瞬间,戒备心什么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再次发觉时已经和这个人聊的入迷了……)
知己:真厉害!这本你也读过?
涼介:只要是和推理小说沾上边的都会去读。啊,这里人越来越多了,我们换个地方吧?好不容易才碰到个拥有相同爱好的人,难道只有我一个想再多谈一会儿吗?
知己:我也想再聊聊!我周围啊,喜欢推理小说的一个人都没有。所以我还想再跟你多聊一些呢!
涼介:那么……到我家来吗?
知己:去的!
涼介:有很多你会喜欢的小说哦。
知己:真的?!
涼介:“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知道吗?
知己:嗯。知道哦。
涼介:小时侯父母没有告诉过你“不能跟着陌生人走”吗?
知己:唔,没有说过。我家是“放任主义”。
涼介:那小红帽的故事呢?看上去美味可口的小红帽会被坏坏的大灰狼吃掉的哦!
知己:这个当然知道。那又怎么啦?
涼介:呵呵,了解!啊,我叫風真涼介,25岁,职业是专做法国料理的师傅。
知己:呃哇?!
涼介:不用那么惊讶吧。我高中毕业后马上就入行了,即便如此也算是个老手了哦。看,这是料理师傅的手。
知己:啊,真的耶。手心十分的粗糙。
涼介:呵,每天都握着煎锅手就变这样了。每次看到这双手都不禁会想“啊,自己真是很认真地在做料理啊”我除了看推理小说外,第二喜欢的就是做料理了。但是看推理小说不能成为职业的吧?所以我就当了厨师。是不是觉得我动机不纯?
知己:完全没有!因为你现在也是很认真地在做着料理啊。要说“动机不纯”的话是不会付出这么多努力的吧?
涼介:呵,你真是个好孩子。
(说完涼介摸了摸知己的头)
知己:啊……
涼介:就跟看上去的一样,好滑顺的头发呢。真的是很漂亮的黑发啊。
知己:呃—是这样的吗?
涼介:你真可爱。脸都红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知己:啊,我叫久保知己,高中二年级。兴趣是看书,还没参加社团活动。然后是……唔,你还有别的想知道的吗?
涼介:呵呵,想知道的事以后再问吧,现在只要知道名字就可以了。我可以叫你知己吗?
知己:嗯!
涼介:那么,你也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
知己:啊……但是……
涼介:那样的话不是更亲切吗?平时也没有相同兴趣的朋友,就当做是纪念,那样称呼我吧。
知己:唔……嗯,那么……涼介先生
涼介:啊,感觉真好。那么可爱的脸对我说“涼介”,真是有些兴奋得不知所措了。
知己:呃?
涼介:哈哈,那么,到我的公寓来吧。
知己:嗯!

(开门声)
知己:哇!好棒!这些都是推理小说吗?
涼介:对。外文书也是,收集的都是原作。
知己:太棒了!哇,我想看这本!哇喔!这么珍贵的书都有?!
涼介:喜欢的话就拿去看吧。
知己:真的吗?谢谢你!……这样的话,这本也要了!还有这本!
涼介:要选的话还真得花点时间吧?
知己:嗯,有这么多呢!啊,涼介要是有推荐的书也请告诉我哦。
涼介:对哦,这么想的话,下次再来玩吧。对了,我现在要去上班了。
知己:啊,对不起。那就先借这些吧。
涼介:啊,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喜欢看的话就尽量看吧。这是房间的钥匙。
知己:呃?
涼介:回去的时候,把钥匙交给前台的管理员就可以了。咖啡请随便喝。肚子饿了的话冰箱里也有食物可以吃。再见
知己:(笑着说)请走好!
涼介:(笑着回答)我走了。

涼介:知己,知己。(涼介拍了拍知己)
知己:哎呀,工作已经结束了吗?好快啊。
涼介:已经是午夜涼介柴田点多了。
知己:呃?!我竟然看书看到这么晚!
涼介:怎么办?不回去的话不要紧吗?
知己:我家?哈哈,我家没关系。而且现在是黄金周学校也正在放假。啊,我很想知道这书的结尾,可以看完再走吗?
涼介:大半夜里回家?
知己:哈哈,没关系的。我是男生嘛。而且这一带周围也没什么人不是吗?
涼介:所以我才更加担心啊。你就留在这儿吧。
知己:呃?!可以吗?
涼介:(低声说)都告诉过你小红帽的故事了。
知己:呃?你说什么?
涼介:呵呵,没什么。我自己的事。大灰狼还得继续忍耐才行呢。
知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这样吧,留下来可以吗?
涼介:知己要是愿意的话我没关系的哦。客房在……
知己:不用了,我待在沙发上就行了。在这里看看书,迷迷糊糊的话就再睡一会儿。有这么多书真是幸福啊!
涼介:嗯,我去拿条毯子给你。对了,你不饿吗?
知己:饿?……
(知己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知己:呼,说起来我什么都没吃呢。
涼介:哈哈,知己看起书来其他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了。我去给你做点什么吧。饭和面包,想吃哪个?
知己:饭!
涼介:那么……泡饭可以吗?
知己:我最喜欢泡饭了!真是高兴啊……不过,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涼介:要是觉得麻烦的话一开始就不会带你来了。不必拘束,老老实实地看书等着就行了。
知己:嗯——!
(结果,整个黄金周我没回过一次家,一直待在涼介的公寓里。没过多长时间,对他的称呼从涼介先生变成了涼介。)
涼介:第一次在露天咖啡屋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在想“多么可爱的人啊”。看到你读的书,心想“就从这个下手吧”。所以即使有其他的空位,我也要求和你合坐。一直看着你,试着跟你说话,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知己:没有……那是因为……
涼介:我明白,你只是沉迷在书里没有听见我的声音罢了。一开始的时候受到你的无视,我就自暴自弃地想“也许不行吧”。知己也喜欢上我了吗?
知己:嗯……
涼介:知己……
(Kiss……)
涼介:我喜欢你。
知己:我也是。
(知己:那个时候,我的全部都为涼介而存在。喜欢,喜欢……最喜欢你。并且发自内心地相信这样的日子能持续到永远……)

 

Track 3

柴田:那就这么定了。久保君明天能来上班吗?
遠藤:喂,知己,怎么啦?听到店长说的话了吗。
知己:噢噢,在听。
(知己:糟糕……正在面试呢。都怪涼介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不知不觉就想起以前的事。完全没有在听店长在说什么……)
涼介:呵呵,一对什么事情入迷就完全听不到周围的人在讲什么,这个习惯一点都没变呢。
柴田:那么久保君,就这么说定了。
知己:呃—是!
涼介:现在开始柴田和遠藤君要为待会儿营业的事忙碌了,接下来的就由我来和知己说吧。
遠藤:真是对不起了,请多多关照。这家伙现在稍许有些发呆,一旦工作起来一定会好好干的!
涼介:没关系。我很了解知己。可能比遠藤君还要了解呢。
遠藤:喔……
柴田:遠藤,工作了。走吧!
遠藤:来了!那就先失陪了。
(关门声)
涼介:好了。
知己:那个……面试结束了的话……
涼介:你把刚才店长柴田的话再复述一遍再让你走。
知己:呃……
涼介:既然是代替遠藤君来的,就要好好地负起责任哦。来吧,刚才柴田说了什么?
知己:……
涼介:说不出的话,我再告诉你一次。花点时间……慢慢的……
(涼介一把抱住知己Kiss)
知己:唔……不要,不要!
涼介:明天起是培训,听到柴田这么说了吗?
知己:嗯……
涼介:那么,是几点开始呢?
知己:三点……
涼介:你真的是没在听呢。要是明天不按约定的时间来的话,为难的可是遠藤君哦。
(涼介脱知己的衣服)
知己:喂,等一下,你在干什么?!
涼介:(抚摸声)玩弄一下这里的话会不会让你想起来呢……看吧……
知己:……啊,不行。住手……
涼介:几点?
知己:两,两点……
(继续抚摸)
知己:……啊!
涼介:敏感度一点没减呢。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被谁这样做过吗?比如那个遠藤君?
知己:你说什么!
涼介:呵呵,骗你的。我心里很清楚知己不是那种人。隔了三年再做这种事,不慢一点的话知己也会受不了的吧。首先,从这里开始好好地疼爱(吻的声音)
知己:啊……唔……
(知己:不要,想逃出这个地方。但是……身体竟有了反应……无法违背它。花了三年明明应该忘记了,却经不起涼介的轻轻抚摸,一下子又想起来了……)
涼介:知己的乳头,变硬了哦。很舒服吧。
知己:(喘息)一点都不……啊……住手……不要……唔
涼介:想坐下来吗?还是就这样站着?
知己:我要回去……
涼介:那么明天,到底是几点来呢?说说看。
知己:一点。
涼介:不对。坐吗?还是就这样继续站着?
知己:唔……呀……涼介,不行,啊……已经……
涼介:哪个更好呢?
知己:(喘息着说)……让……让我坐下。
涼介:真是拿你没办法呢,是感觉太好了,所以站不住了吧?
知己:啊……嗯……
(裤子拉链被拉下的声音)
知己:不行,涼介,拜托了……
涼介:拜托什么?是希望我摸这里吗?
知己:唔……
涼介:是希望我摸变回这么淫荡的知己……吗?
知己:啊—?不是的……
涼介:真的很淫荡呢。光被我看着,被我的话欺负就已经有感觉了吗?
(吮吸声……)
知己:不行,停下来……
涼介:停下来?这里可没有这么说噢。比起知己说的话,这里更加的坦白呢。
知己:……不要……
涼介:这里也变窄了哦。敏感度不错呢……知己,最喜欢我玩弄你的入口处了吧?
知己:那里……啊……不要……
涼介:感觉不错哦,呀……在微微颤动呢。想要我插入吗?
知己:不是……
涼介:那么,是几点?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哦。考虑清楚再回答。明天几点?
知己:……一点……半……
(猛地插入声)
知己:啊——!涼介,好痛……
涼介:好了,多做几次深呼吸。没关系的……
(知己的呼吸声)
知己:唔……啊……
涼介:诀窍,想起来了吗?好棒噢,知己的里面紧紧地缠上来了。
知己:不……不要……唔……
涼介:呵呵,回来了呢。我的知己。
知己:好舒服……好舒服……
(涼介挺进的声音,加快抽动……)
知己:……多些……再多些……真舒服……
涼介:最后一直是这样,知己愈加惹人怜爱,反复地,不停地向我央求。真好,知己想起来了。呐,明白吗?
知己:……嗯……已经……唔……
涼介:知己是属于我的。呃……
知己:……唔…呜……
涼介:……呃……
知己:啊——!
(高潮后两人起伏的喘息声)
涼介:明天的集合时间,是二点四十五分。明天开始连续三天,你都要接受培训。这就是刚才柴田说的事了。
知己:……知道了……
涼介:(笑)漂亮的黑发啊。知己已经是大学生了吧?没有想过要染发吗?
知己:那种浪费钱的事……还不如用来买书。
涼介:推理小说,还在看吗?
知己:……我也只有这一个兴趣了。涼介呢?
涼介:当然了。我的兴趣也只有这个啊。知己还没看过的书,一直堆在那儿呢。还来我家吗?呵,那样的话任何时候都能看哦。
(穿裤子的声音)
知己:我回去了。
(关门)

(知己走在马路上,抽泣)
知己:为什么……
涼介的声音:知己是属于我的。
知己:那……涼介又是属于谁的呢?明明不是属于我的,明明是随意地就从我的面前消失,还抛下了我……
为什么?明明抛弃了我,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抱我,明明把我抛弃了啊!
回忆----------
知己:这是……怎么了?
管理员小姐:風真先生,搬家了啊。
(知己:三年前,暑假前的考试结束的那天。隔了一星期去涼介的公寓,在那里等着我的不是那个人的笑脸,而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实。)
知己:他……搬到哪儿去了?
管理员小姐:呃,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记得有说过是去法国学习料理。好像还是半年前就决定了的事呢。
知己:……怎么会……法国?
管理员小姐:啊,嗯……
知己:他有留给我什么信和留言之类的东西吗?
管理员小姐:对不起,我没有收到任何东西。
知己:谢谢你……
(说完,知己哭着飞奔而去)
(知己:我已经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了,只是一个劲地跑。唯一明白的是,那间房子里涼介已经不在了,我被抛弃了,仅此而已。)
知己:涼介只是在玩弄我……所以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了……呜……(哭泣)

知己:这三年以来,我都活在痛苦之中,我被伤害得那么深,一辈子的泪水都哭光了。我只想快点忘记,就是抱着那样的想法活着的。但是……为什么事到如今还……
 

Track 4

(摆放餐具的声音)
柴田:不对不对,要我说多少次才能分清楚啊?这边是切肉用的刀,这边才是叉鱼用的刀。
知己:噢,真是对不起。
柴田:呵呵,法国料理里面又是刀又是叉的,乱七八糟一大堆确实会把人弄得一头雾水啊。
知己:嗯……确实。
柴田:我也是呢。其实不适合经营法国料理的,是不是看上去更象小酒馆的大叔呢?哈哈。对了,说起来你认识那家伙?
知己:那家伙?
柴田:就是我们店里的天才主厨师傅。
知己:哦……对啊。
柴田:当听到将要顶替遠藤的你的名字时,通常都交给我的面试他突然说也要参加。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很奇怪哦。
知己:(笑)哈哈,是这样呢。确实很奇怪。
柴田:但是,就因为是奇怪的家伙才有那么多不平常的才能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吃过那家伙做的料理吗?
知己:法国料理吗?没有吃过。
柴田:那家伙的料理真是艺术品呢。真的是天才啊。那种大家风范真是厉害,打心底里佩服呢!啊,哈哈,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刀和叉的区别与摆放方法你掌握了吗?
知己:是的。
柴田:其他还有许多事项,要认真学!培训这三天里要是记不住这些的话就不让你正式工作哦。
知己:是!

(敲门声)
知己:柴田先生说你有事叫我来。
涼介:啊,进来吧。是工作方面的事。
知己:嗯…知道了。
涼介:你这种过剩的戒备心和煽动是一个作用的哦,你就那么想和我sex?
知己:谁想了!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涼介:没见你的这段时间里,你怎么成了这么不诚实的孩子了?以前都是涼介啊涼介的直呼我的名字,好可爱哦。
知己:什么?还不都是你……唉,到底是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还要回去。
涼介:喏,制服。虽说有L尺寸的,但知己的体形那么娇小,M尺寸的应该就可以了吧。
知己:嗯,大概吧。
涼介:来吧,穿上试试。要是M尺寸还嫌大的话,这里还有再小一号的。请吧。
知己:呃?不会就在这里试穿吧?
涼介:嗯。现在正好是店员们的集合时间,更衣室一定很热闹,知己现在去的话会打扰到他们的吧?
知己:…那我回家试就行了…
涼介:不行。要是不合身的话怎么办?明天一定要准备好的所以只有现在试穿了吧?还是…?你的全部我都看过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知己:没有那种事!
涼介:那就换上吧。说到底这也是工作需要吧?
知己:知道了。穿就穿吧,我穿…
涼介:怎么看知己的乳头都很可爱呢。
知己:不要看!跟个傻瓜一样…
涼介:感觉还不错呐。接下来就只差戴上蝴蝶领结了。正好这里有一个,我帮你戴吧。
知己:不必了。我自己会戴。
涼介:你还在戒备我吗?呵呵,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来消除你的戒备心呢。
知己:呼…好吧。只可以帮我戴领结。
涼介:哈哈,你还希望我做些别的什么吗?
知己:你这个呆子!
涼介:来,背对着我。
(涼介的指尖仅仅是轻轻抚过我的身体,我的心却怦怦地跳,镇定下来!)
涼介:好啦,戴好领结—再收紧。到镜子前来看看吧。
知己:唔。啊,哈哈哈,真像服务生!
涼介:不是像,明天开始你就正式成为服务生了。尺寸也刚刚好。来,鞠个躬看看。
知己:嗯,是这样吗?哇!干吗摸我屁股!?
涼介:最不易把握的就是这里了。鞠躬的时候要是裤子发出“哗哗”的声音不是对客人很失礼吗?
知己:倒真的是…这样呢…
涼介:好了,再鞠个躬。
知己:喂—慢点,涼介!
涼介:安静点,这可是很重要的事哦。
知己:……啊……
涼介:嗯,留这点宽裕就够了。对了,光在外部教还不行,再在裤子里面调教你吧。把裤子的纽扣解开吧。
知己:啊—!这种事……
涼介:知己,这里,碰上去会痛吗?
知己:……不……
涼介:呵,有感觉了?我只是看看是不是开线了。
知己:…为什么,手伸进这种地方……
涼介:呃?为什么手指这么容易就进去了呢?难道这里…已经变柔软了?
知己:抽出来……!
涼介:难道说,前天被我做了那种事之后,这里就一直蠢蠢欲动起来了?
知己:没有……
涼介:是这样的吗?还没有完全湿透呢,还是要把我的手指完全吞进去后才会湿?啊,怎么了?现在知己的身体里面把我的手指紧紧地吸住了。
知己:不……唔……
涼介:听到我说这么淫秽的话很高兴吗?
(敲门声突然响起)
柴田:是我,柴田。
涼介:请进。
知己:呃—?!
涼介:没关系。他从那边看不到你藏在沙发里的下半身的。
柴田:那我进来啦。啊,久保你还在啊?
涼介:正在试穿制服。
(知己:不是吧—!手指别动啊……停手……要出来了……!不要……那里……唔)
涼介:我知道了。
柴田:那我先告辞了。哟!久保,衣服挺合身的嘛。已经是象模象样的服务生啦。
知己:呃…是…么?
柴田:那我回去工作了。
涼介:辛苦了!
(关门声)
知己:(长吁一口气)啊……
涼介:小小的惊险很刺激吧?
知己:你说什么?!……唔……不要……
涼介:呵呵,强忍着的知己是这么可爱,我的也变成这样了。
知己:涼介……
涼介:要进来了哦。
知己:唔……唔……嗯……

涼介:知己,累了吧?已经迷迷糊糊了。
知己:嗯……
涼介:我要去厨房了,知己就休息一会儿吧。
知己:(迷糊状态中)……为什么…要对我做这样的事呢?
涼介:呃?
知己:因为……涼介是由于讨厌我才逃去法国的吧……那……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做这种事……
涼介:知己……
(知己:涼介说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地听,明知道不能就这样睡过去,但睡魔却一点也不配合。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了。)
知己:我又被……欺负了。不对,不是这样的……因为,和涼介重逢的瞬间,我真切地感受到泪水都要流出来的那种高兴。被涼介抱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幸福。不是在法国或是别的地方,涼介就在我的身体里面。真的是很高兴……呜,我像个傻瓜。他对我做了过分的事,还背叛过我。不停地哭,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伤害。即便如此……我居然还是喜欢涼介……呜……呜……
 

Track 5

柴田:(低声说)久保,2号桌的客人杯子里没水了。
知己:是,知道了。对不起打扰一下。
女士:哦,谢谢。
(知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虽说碰到涼介的时候还是有些别扭,也无暇去在意了,时间就这样流逝着。)
柴田:你辛苦了!第一天工作,很不错哦!
知己:是真的吗?
柴田:你以为我是在奉承吗?这个山本啊,第一天工作的时候还把玻璃杯摔坏了呢。
山本:柴田先生,拜托请你忘了那件事吧。
柴田:笨蛋!还是不责备你的话是不是还想再犯一次同样的错误啊?这可是我对你的关怀啊!
山本:那种关怀才不需要呢。那,我先走一步了!
柴田:真是的。辛苦了!
知己:你辛苦了!
柴田:久保也要回去了吗?那我把更衣室的门锁上了噢。
知己:啊,好的。
(锁门声)
(知己:咦?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柴田:哦,今天也在做呢。
知己:那个……这是什么声音?
柴田:你跟着我来。
(脚步声)
(知己:这里是……厨房?啊,涼介。)
柴田:啊,他在煎锅里倒进有大量的盐,练习翻锅。还不止这些呢,这之后还要再切一些洋葱什么的,为了不让技巧生锈这家伙每天闭店后都要练习一个小时以上。
知己:每天?!
柴田:是啊。天才才更是努力,普通人是根本比不上的。那家伙啊,料理是他的兴趣。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料理,喜欢得不得了。
(知己:是这样的吧……所以他才抛弃我的吧,对涼介来说,料理是最最重要的事。所以……那个时候的我无论如何也想和涼介在一起,因此说过很多任性的话。那些话一定成为了涼介的负担。)
柴田:真是绝技啊!那握着菜刀的手势。
(知己:现在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放弃。不是为了要忘记,而是想留下个美好的回忆。有一种终于踏出了最后一步的感觉。)

 

Track 6

(电话铃声)
知己:喂喂?
遠藤:哟!
知己:遠藤!
遠藤:打工怎么样啊?已经快一个月了。还习惯吗?
知己:是啊。前一阵弄倒了玻璃杯,还被柴田先生打了一下头呢。
遠藤:哈哈,被打啦?那是他关爱人的表现。
知己:嗯。
遠藤:啊…其实呢,我是有事……
知己:啊!等等,先让我做好心里准备。呃…是坏消息吗?
遠藤:呆子。你随便下什么定论啊。我爸爸…手术成功了。
知己:啊…真的吗?
遠藤:是真的。知己,真的很谢谢你。你也为我担心了吧。
知己:当然了!不过,真是太好了啊。
遠藤:嗯,对了,我今天去店里了。给他们添麻烦了,还谈了打工复职的事。
知己:啊,是吗。这么一来我的责任也算尽到了。
遠藤:瞎说什么呀你。柴田先生很喜欢你哦,说你既认真又勤奋工作。对了,还说我复职后也希望你能留在店里呢。
知己:这…是真的?
遠藤:对啊。从今以后就一起工作吧!后天开始我就复职了。
知己:后天?!
遠藤:嗯,为了手术的事花了不少钱。我也要自己挣生活费了。
知己:你真不错呢。
遠藤:哈哈,你现在才知道啊!哈哈哈,加油吧!知己。
知己:…噢。
(挂电话)
(知己:就这样待在涼介身边的话,一定会又喜欢上他的。我要放弃了。为了向前看,在这段感情成为回忆之前,不能再见涼介了。)

(店里)
柴田:是吗?要辞职么,真是遗憾啊。
知己:确实是很难得的机会呢……
柴田:你已经决定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以前也说过是工作到遠藤回来为止。
知己:对不起。我这么任性…
柴田:这么说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要不要为你开个盛大的送别会?
知己: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对这个很不在行。也不太喜欢恳谈会什么的,自己也会感到冷清的。所以,我要辞职的事柴田先生能不要告诉大家,为我保密吗?
柴田: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也无所谓。只是大家都会寂寞的。
知己:那我就作为客人再来店里吧。而且,还可以用服务生的眼睛冷静地观察大家工作的样子。
柴田:真是讨厌的家伙!为了你这种人还开什么送别会。
知己:呵呵,这段时间麻烦您照顾了!

(敲门)
知己:涼介,现在有空吗?
涼介:知己的话,我随时奉陪的哦。
知己:这本书,谢谢你。很有意思。不过结局的时候,主人公也太可怜了。
涼介:知己喜欢那种一路写到最后的小说呢。
知己:嗯。
涼介:不过这个故事,我觉得写到那里就结束还蛮好的。像这本书一样看到最后留有回味余地的作品,我很喜欢。
知己:涼介就是这样的呢。呵呵,以前也经常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不休过。
涼介:那个时候,我们互不退让各自的主张,整个晚上都在争论呢。
知己:嗯。
涼介:对了,这本书也很有趣,借给你吧。
知己:呃…
(知己:今天为止,我就不会再来店里了。那样的话就不会再和涼介见面了。也许这本书也无法还了…)
涼介:怎么了?
知己:没什么,谢谢你,借给我吧。
(知己:一定会有微笑着说“谢谢,还给你”的这一天吧。为了这一天,我必须辞了店里的工作。)
知己:啊,马上就要开工了,对不起打扰你了哦。
涼介:呵呵,我从来不会觉得知己是在“打扰”我。

柴田和店员:哈哈哈……
涼介:柴田,你喝多了吧。
柴田:啊,工作结束了!大家喝吧!喝吧!
長崎:柴田先生,这是好不容易才弄到的好酒,不要那么大口大口的喝嘛!
柴田:喂,長崎,你在家里也是这样闻完味道再喝的吗?
長崎:对啊。我可是专门负责管理酒的哦!不过有时碰到上乘的好酒,也会像柴田先生一样咕噜咕噜地喝。山本君,久保君,你们也要喝啊!这么好的酒,几乎很少才能碰到啊!
山本和知己齐声:是!
山本:不过,柴田先生突然是怎么了?让我们尽量喝店里的酒,还有夜宵招待。
柴田:哈哈,偶尔这样也不错吧。久保君,别停,继续喝哦!
知己:嗯!谢谢。
柴田:啊,真是太高兴了!大家,今天晚上是我们的天才师傅请客哦。長崎,把店里最贵的酒打开!
涼介:柴田先生,饶了我吧。
長崎:我也有很想喝的酒,一定要把珍藏拿出来哦。
涼介:哎,没人站在我这边的吗?
柴田:现在没有哦……
(众人的笑声)


Track 7

知己:唔……嗯……嗯—?这里是……?我好像喝多了…
(开门声)
涼介:你醒啦?
知己:涼介—?为什么?
涼介:什么为什么,这里是我家。
知己:诶?
涼介:知己醉的很厉害,大家都说让你一个人回去的话会很危险,所以就把你交给我这个熟人了。
知己:…麻烦你了。我醒了,天也亮了,让我回去吧。那就这样了…
涼介:等等!
知己:干什么?放开我!
涼介:你要辞职?
知己:……
涼介:也就是说,只有现在,还能再见到你。当你出了这个房间就会忘记我,再也不会回来了吧?所以,最后能不能再和你说几句话?
知己:我…没什么要说的……
涼介:我们,是恋人吧?
(知己挥手给了涼介一巴掌)
知己:你还说?!明明是你抛弃我的!是你抛弃我的……
(知己哭着,又给了涼介一巴掌)
知己:(哭喊)你这种人……你这种人能明白被你抛弃的我的心情吗?!
涼介:嗯,不明白。就像那个时候知己不懂我的我的心情一样,我也不懂知己的心情。也想象不出。确实对不起知己了。
知己:你的心情…是什么?
涼介:不说了。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认为我是在找托辞。事实只有一个,就是我逃去法国。确实,是我抛弃知己的,知己也有打我的权利。所以我不会躲闪,呵,既是这样再打我两三下吧。
知己:(长吁一口气)已经够了。打了两下气已经消了。就是这点事了吗?那我可以回去了吧。
涼介:是这样呢,这样才最好吧。
知己:那…再见。
(知己转身离去)
涼介:我最喜欢你。
(知己怔住)
涼介: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知己你了。我的全部都是为知己而存在的,只要有知己,其他什么都不需要。什么都不剩下也无所谓。只要知己留在我的身边,就足够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知己:(哽咽)那又……为什么要……?
涼介:我是害怕。那个时候为了能和知己在一起,不去工作也无所谓,我对那样的自己感到害怕。料理也随便它去了。只想一直和知己在一起。我对那样抱着那种想法的自己感到害怕。
知己:……怎么会……
涼介:我最喜欢你。这是从第一次见你起一直没有变过的事。即使是分开的那段时间,我也只喜欢知己。
知己:……呜……
涼介:要是能忘记的话就好了。我也曾以为已经忘记了,但是完全不行。你来我们店里面试的时候,打开门看到你的那个瞬间,又对你一见钟情了。就像那个时候在露天咖啡屋喜欢上你的情形一样。漂亮的黑发啊。
知己:……
涼介:我摸摸。
知己:呃……
涼介:那时我没有考虑到知己的感受就逃去了法国。我真是个卑鄙的人。所以,让我好好摸摸。
知己:涼介……
涼介:为了让我不抱任何的希望,斩钉截铁地拒绝我吧。
…………(几秒钟的沉寂)
涼介:我喜欢知己,和我交往吧。
(知己:为什么现在…要说这种话。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放弃了。他向我告白,我却如此的高兴。我要说什么才好……要说什么拒绝他呢……)
知己:(啜泣)你这种人……你这种人……别再和我……
(知己:不行……因为…即使现在,我还是如此这般地喜欢着涼介。)
涼介:为什么要哭?
知己:笨蛋,这样还不明白吗?你发誓!
涼介:发誓什么?
知己:说你不会再什么都不说就偷偷离开,发誓!我要你发誓,发誓!
涼介:发完誓后会怎么样?
知己:你先发誓,我再告诉你。你不发誓的话我一辈子就不告诉你!
涼介:明白了。我发誓。我向你发誓,再也不会什么都不说就偷偷离开。
知己:……好了,我告诉你。告诉你我的回答就行了吧,回答是“好的”。
涼介:呃?……你刚才说什么?
知己:就是同意了啊。
涼介:我做过的事,你已经全忘了?什么都不说就抛下知己而去了法国。
知己:…你刚才不是说过不会再这样了吗?都发过誓了。有什么问题吗?
涼介:等…等等。我是那种自己逃走不算,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看到知己还是那么可爱就当场把你压倒的男人哦。你再重新考虑一下比较好喔。
知己:那次……我感觉很不错呢。
涼介:呃—?
知己:咳…隔了三年之久,刚开始的时候忘了窍门…做到一半时感到像要晕死过去般的那种舒服。呐,涼介。
涼介:什…什么?
知己:再来做爱吧。不是你一方的,而是互相都要好好做。做吧?
涼介:……啊,知己……
涼介:啊——
知己:涼介,怎么了?
涼介:我腰软了。
知己:诶?
涼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知己喜欢我那种无赖的行为?
知己:呐,是真的啊。我也是,这三年以来老是想着一定要讨厌你。绝对不原谅你。也想要忘了你。但是,我做不到。哎,真拿自己没办法,你再无赖我也喜欢你。
涼介:知己……
知己:这三年,涼介也有过想见我想到哭,无法入睡的夜晚吗?
涼介:嗯,和要死一样的痛苦。我喜欢你。最喜欢你。
知己:我也是。我也喜欢涼介,真的是最喜欢你。我不要拒绝你,也不要和你分开。我要一直待在你的身边。
(Kiss……)
涼介:知己,最后再听我说一次好吗?
知己:什么?
涼介:我最喜欢知己,会永远珍惜你。不会再让你伤心,也不会什么都不说就偷偷离开。和我交往吧!
知己:嗯。我很高兴能和你交往。也请多多关照。
涼介:呵……我能抱紧你吗?
知己:可以。我是属于涼介的。

知己:唔……嗯……
涼介:其实,我一直很不安,猜想知己是不是已经有新的恋人了。知己这么可爱,忘记我以后会不会有新的恋人,诸如此类。
知己:……啊……唔……
涼介:仅仅是这么想就嫉妒的不得了。重逢的那天为了确认而抱了知己。
知己:…过分的家伙。唔……嗯……唔……
涼介:但是,清楚了你没有其他人后就想着让你的身体感受欢愉。所以就做了两次。
知己:唔……涼介……
涼介:呵,但是,却对有着这种卑劣想法的自己感到无能为力,想着不能再这样做了啊。所以我下定决心只要在知己还没有重新喜欢上我的那天之前,就不再和知己做爱.那时候就是呢。
知己:啊……唔……嗯……
涼介:我还想过,是不是不能再和知己做爱了呢。所以现在的我有点紧张。就像我们第一次做时那样。不,要比那个时候还来得紧张。
知己:涼介,我是因为喜欢涼介才和涼介做的。涼介不是这样的吗?
涼介:我也是。怎么了?
知己:所以…你只要想着我喜欢你就行了。我也只想着涼介喜欢我。我也是,你看,我手颤抖的那么厉害。
涼介:呵,是真的呢。
知己:明明已经做过那么多次了,为什么还会怎么紧张呢。我想和涼介做……做吧,这样就可以了。
涼介:嗯…是这样呢。我也喜欢知己,所以想进入你的身体。想在知己温暖的身体里抽动。只要这么想着就可以了吧。
知己:嗯……
涼介:知己淫荡的身体,一定要好好的品尝呢。
知己:来充分地品尝吧。
涼介:嗯……
知己:啊……啊……唔……
涼介:知己,趴下来。
知己:嗯。
涼介:把腰再抬起来一些。
知己:啊……啊……手指……不要动。
涼介:不会动的,没关系哦。
知己:好舒服……啊……啊……不行…我浑身变得好奇怪……
涼介:就这样,变得更奇怪吧……我想看臣服于欲望之下淫乱的知己……
知己:不要……我怕……
涼介:不要怕。知己的身体变的成熟了,比以前更强烈地感受到快感了。
(涼介挺进的声音)
知己:啊……啊……不要……
涼介:知己……嗯……
知己:唔……呜……不要……啊……
(令人眩晕的高潮)
知己:这……不是梦吧……
涼介:嗯,不是梦。
知己:是真的吗?
涼介:是真的。就像这样紧紧地抱着知己。
知己:是真的!真的是涼介。
涼介:我喜欢你。
知己:…嗯……一直说。要一直对我说“喜欢”。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地去喜欢涼介。
涼介:嗯,为了让知己永远安心我会一直说。最喜欢你哦,知己。我是发自内心地喜欢着知己。
知己:谢谢你……
(Kiss……)

(知己:这之后,终于知道了SANT AMOUR这个店名在法语中是“神圣的爱”的意思。而且也知道了,是涼介为了寄予对无法忘记的恋人奉献毕生的爱而给店取的名字。SANT AMOUR,神圣的爱,无论何时都向你发誓,永远在一起,永远……在你的身边。)

 

Free Talk

諏訪部:那么,森本あき的《気まぐれシェフの恋レシピ》收录工作正式结束了。各位,辛苦了!辛苦了!
(鼓掌)
諏訪部:今天由我諏訪部順一来担任主持。这次出演的是遠藤这个角色。诶,不管怎么说通常在这个场合担当主持的都是配角,有些散漫了。
众人起哄:散漫!
諏訪部:也请大家坚持听到最后。啊,就是这种感觉。接下来请cast里的各位谈谈自己的感受吧。首先就从头开始吧。有请岸尾大輔老师!
岸尾:是!(笑)我是扮演久保知己的岸尾大輔。
諏訪部:辛苦你了!
岸尾:辛苦辛苦!
諏訪部:感觉怎么样?
岸尾:啊,真是辛苦啊。我很久没有演这么火热的H了。呃,又是和子安桑一起演。出演BL倒是隔了蛮长时间了。以上。三年前的知己和现在的,21岁的知己交替出现,演到一半的时候自己突然混乱了,不知道该演哪一个。
諏訪部:不行吗?
岸尾:诶,不过还是演完了。嗯,觉得这个是比较困难的。对不起了。
諏訪部:原来如此啊。
岸尾:啊,总之是不停地在说。
諏訪部:你努力了呢!
岸尾:嗯,我努力了。呃,不过能演21岁真好啊。
諏訪部:几岁就不好了呢?
岸尾:呃……十五,六岁左右吧。(笑)
諏訪部:噢,是那种演起来没什么挑战性的年龄吧。
岸尾:对对,在看到画的时候,便在心里给这个角色盖上了OK印。这种不用太勉强就能做到的角色。没有勉强就能出演的角色还是比较好的啊。
諏訪部:就是说岸尾桑演年轻人比较多吧。
岸尾:(笑)是这样的。十几岁的角色演过很多。这次是久违了的饰演20多岁的青年,也是蛮高兴的事呢。大家辛苦了!再见。
諏訪部:辛苦了!
众人:哈哈,你强行结束发言!
諏訪部:呃,真是强行结束的。那就随他去吧。接下来有请子安桑!
子安:是!我是扮演風真涼介的子安武人。各位辛苦了!呃,这次和岸尾君一起演了H,整部drama从前半到后半大多数都是两个人的对话。真是十分的疲劳啊。
諏訪部:(笑)疲劳?
子安:疲劳……那么说辛苦好了。为了尽可能的不辛苦而做了很多努力。从东到西,不过只有15分钟集中注意力。
諏訪部:好短啊!
子安:诶,还花了三分钟试验时间。
諏訪部:确实是蛮疲劳的呢。
子安:嗯,剩下的就是轻飘飘,瘫软无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后来开始渐入佳境了,总算是克服了种种演到了最后,能演出自我真是感觉不错啊。
諏訪部:原来如此啊。
子安:我已经加油了哦。哈哈哈哈哈
諏訪部:你是想表扬自己吗?
子安:哈哈,就是在表扬啊。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了!
諏訪部:你辛苦了!
子安:辛苦辛苦!谢谢。
諏訪部:接下来有请立木桑!
立木:谢谢。是这样呢,大家辛苦了!我自己,今天真是感觉很好啊。录音室这么干净,参与演出的各位又是这么的驾轻就熟。
諏訪部:驾轻就熟?
子安:你一直醉的迷迷糊糊的吧?
立木:是啊,一直迷迷糊糊的。今天一天都在喝酒,不禁想醉是这么困难的事吗?说到我的角色,是四十岁前后,柴田这个人物。诶,四十岁前后正好呢。做这个DRAMA的CASTING的人实在是太了解我们了。确实,是那种无论你做了什么坏事都会对你流露出温柔的人。这就是我的体质。啊,不能说体质。哈哈,因此能很好的理解角色,我真的是很感谢那个人!今天是我出演的很开心的一个角色,谢谢大家!大家都辛苦了!
諏訪部:谢谢!啊,就是这样了。总算大家都浅谈了自己的想法。怎么大家都有些自我膨胀了哪。我说你们别坐着了,我知道你们很累,但请往前走上来些吧。啊!你们一点都没有配合的意思啊。
众人:哈哈哈哈。
諏訪部:说起来,为什么要叫《気まぐれシェフの恋レシピ》呢?大家都有多任性呢?现在问的话你们要怎么回答呢。那就说说你们有多会做菜?
众人:哈哈,好难啊。
諏訪部:你们做菜吗?喂,都做吗?
岸尾:我不做菜,只会烧水。
子安:我有生以来只做过一次料理。
諏訪部:啊,真的吗?从来不做料理啊?
子安:一点都不做。有人能为我做的话就太好了。
諏訪部:噢。立木桑呢?
立木:男性是不踏进厨房的。
子安:是吧。
立木:诶。
諏訪部:什么呀,那任性的厨师就我一个人啦?
子安:啊,你喜欢做菜啊?
諏訪部:嗯,我最喜欢做料理了。
子安:现在的时代男人会做饭的话很吃香哦。
諏訪部:嗯,不过要是过于炫耀的话就会被人讨厌的。别人做饭给你不就是这样的吗?啊,可能会被说“不是这样的啦!”
立木:这种时候很伤脑筋吧。
子安:尤占!很像尤占啊!(译者注:尤占·帕尔西[EUZHAN PALCY]一黑人女导演)
众人哄笑:哈哈哈哈。
諏訪部:那岂不是后面的头发要蓄长了?所以还是闷声不响把饭做好然后拿出来,别人吃后会高兴地说“真好吃啊,好吃啊”那样比较好。
子安:哦,你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諏訪部:啊,什么都会去做。比如(日式风味的)和食啦,平时会做些煮鱼啦,烤鱼什么的。
立木:好厉害啊!
子安:法国料理呢?
諏訪部:呃,法国面包倒是没有做过。
子安:(笑)谁都不懂啊?
諏訪部:法国料理的话…倒真的是没做过。总觉得不是在家里就能做出来的。有时会做些意大利菜。
岸尾:意大利式细面条?
諏訪部:除了意大利面条之外的会做些。不过想着下次要买一个做意大利面条的机器。
子安:真是好厉害啊!用做意大利面条的机器能做乌冬面吗?
諏訪部:那个是做意大利面条的机器啊……有没有做乌冬面的机器就不知道了。
子安:把面条压成那么薄的吗?
諏訪部:可能……没有机器的话也可以做的吧……就是这样,平时也经常谈一些料理的话题。也该结束了。
子安:不是你先拿这个出来卖弄的吗?
諏訪部:诶,想把好吃的料理给大家……
立木:拿到录音室来吗?
諏訪部:嗯。下次把我亲手做的最引以为豪的料理--蛋黄酱拿来。只带蛋黄酱来哦!
众人:什么呀!
諏訪部:大家就舔舔,舔舔就行了。
众人:不要!真是的。(某人作呕吐状)
諏訪部:事先涂上油,对嘴的周边也有益处。
岸尾:会滑溜溜的吧?
諏訪部:嗯,滑滑的,滑滑的。
岸尾:冬天吃的话正好啊!
諏訪部:诶,拿到录音室来。(译者注:此处諏訪部误将“录音室”说错了,被岸尾指了出来)整个录音室都被涂沫上蛋黄酱的香味。
众人:哈哈。
岸尾:这什么呀?
諏訪部:那话题就结束吧。为大家放送了这么无可挑剔的时髦talk.
子安:一点都不时髦!
諏訪部:也请两遍,三遍地听《気まぐれシェフの恋レシピ》吧!呀,十遍,一百遍也好,请努力吧!就是这样了,再次向这些优秀的cast们表示感谢,大家辛苦了!
众人:辛苦了!

 

通販特典 ミニドラマCD

長崎:话说回来,今天的酒费合计下来真是贵的可怕啊!柴田先生一个劲地说“再开一瓶,再开一瓶!”我也趁势拿了好多瓶好酒出来。哈哈
柴田:摆在面前的空酒瓶就有20多瓶啊,不过也值啦!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那个天才师傅最想要的东西回来了啊。
長崎:哎呀?没想到柴田先生也注意到風真君和久保君的事了。
柴田:(喷)什么呀?你说的好像我超级迟钝似的。
長崎:不是这个意思啦。平时不是很难想象的吗?两个都是男人……
柴田:我也是呐,起初也只单纯地以为两人是老朋友。好像那样不对吧?(咕噜灌酒声)啊——,我觉得那家伙吧,料理做的一流,也很配合我们,外表上也是蛮和蔼的一个人。但就是一直不清楚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和那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就完全不同了。
長崎:对,是这样的呢。我曾经看到他们两个在走廊里说话哦。
知己:呃—?涼介喜欢这种书啊?我可不行哦。
涼介:嗯。确实是这样的。他的作品啊,平常人……
(長崎:哎呀?風真先生和打工的久保君?真是少见的组合啊。他们在说什么呢……?)
涼介:哈哈,知己还是小孩子呢。
知己:…!不要摸我头发!发型会乱掉的!
涼介:这么柔顺直滑的头发怎么会乱呢。而且,细细的很漂亮呢。将来可能会秃的哦…
知己:哼!你这家伙……竟然说了对男生最不能说的话!
涼介:我可没说你要秃了,只是说可能会啊。
知己:这样的话涼介可能也会秃的哦。
涼介:我可不会秃喔。法律规定好男人是不会秃的。
知己:好男人—?你自己可别说这种话!唔……啊?那你是说我就不是好男人啦?
涼介:谁知道呢……
知己:嗯,够了。我不想再和涼介说话了。
涼介:说起来,上次提到的那本书我带来了哦。
知己:真的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高兴了!
涼介:…呵呵。
知己:有什么好笑的啊?
涼介:没,知己果然还是好可爱啊。
知己: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瓜!

長崎:呐,風真先生看久保时的眼神真是喜欢啊喜欢啊喜欢的不得了。久保君也是,虽然嘴硬又倔强但是就算被風真先生戏弄也是很高兴的样子。从今以后要好好观察了,很有趣的哦!
柴田:是啊,不过以后可就看不到喽。
長崎:久保君一定不会辞职的啦!
柴田:你知道啊?久保要辞职的事。
長崎:因为,远藤君回来复职了。平时那么小气的柴田先生也说只有今天可以随便开酒喝。这不就是在给久保君开送别会嘛。
柴田:所有的女人都是这么敏锐的吗?
長崎:哎呀。柴田先生一定吃过女人的大亏!
柴田:(喷)…我的事就不去说了。不过,久保君为什么不会辞职呢?
長崎:他俩走到一起是早晚的事啦。到时候久保君一定会说“请让我复职吧!”
柴田:那两个人还没在一起吗?
長崎:我觉得两个人是因为过去的事才拖泥带水的。剩下的直接问久保君的话时机还未到啦。風真先生也绝对不会说的。
柴田:(嘀咕)女人真是可怕啊。
長崎:你说什么?
柴田:啊,哈哈,没什么。
店员甲:请再倒一些酒!
店员乙:下酒小菜已经准备好了。
柴田:来吧,你们也多喝些!
柴田:对了,我有事想问。
店员丙:什么事?
柴田:風真和久保的事…
店员丙:啊,他们在交往吧!
柴田:(喷)……
店员丙:因为,風真师傅只在久保来打工的时候才准备豪华的夜宵啊。
店员丁:对啊对啊,久保也是特别在意师傅。
店员丙:所以不出所料两个人一定是在交往啦。难道不对吗?
長崎:哈哈哈哈。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干杯!
(店里充满了欢笑声)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