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飯後,在樓下看了好一會兒瑞雪。下了半宿一天的雪,讓原本灰黃的深秋立刻變成了冬的潔白。站在樓下已經沒有了綠葉的葡萄架下,一些枯枝和幾片與雪共舞的枯葉陪著我看雪。又一次與雪邂逅,我的心也悄然起舞,化作那蝴蝶狀的精靈,融入那白茫茫的雪野中Add hair

  秋風掃落葉,嚴寒飛雪花。時間老人的腳步匆匆,一眨眼,冬天就這樣穿著潔白的外套,邁著輕盈的腳步悄悄地走來。雪花,以浪漫的姿態,靜謐的遐思,開放於冬,讓人看到的是翩翩躚躚的瑞雪飄飛。仰頭看著大片的雪花飄飛著,漫天瀰漫著冬的氣息。望著飛舞的雪花,猛然想起一句話來:“諸佛講法,天花亂墜。”在人們的眼中,塵世上哪一種花的鮮豔,能比得上雪花的晶瑩與純潔?徘徊在雪中的葡萄架下,習慣性地伸出雙手,想用尚有些溫度的雙手去承載雪花的重量。雪花翩翩起舞,彷彿不經意地轉彎落到我的手上,晶瑩澈亮,瞬息化為水珠,又迅速消散,留下似有若無的冰涼。

一直生活在北方的我,每到冬天來臨的時候,我便像期待著心上人的到來一樣,期待著潔白瑞雪的到來。雪對我人生的影響可謂大矣。小時候,每到下雪時,我會躺在院子裡潔白的雪地上,在潔淨的白雪上印一個“大”字,然後會硬拉著母親的手,與母親一起看這個由身體複製出來的“大”字;少年時,沒有今天的干洗店,我會把當時最心愛的呢子大衣放在潔白的雪上抽打,讓潔白的雪洗去衣服上的灰塵,體會那種“打掃塵土”的快樂;在異鄉工作和學習的時候,到了瑞雪飄飛的時節,我會站在異鄉的飄雪中,感受無聲之物帶給我的有靈魂的思鄉情結。

歲月匆匆,隨著飄舞的雪兒,讓年輪載著我從此岸走到了彼岸。今天,又是瑞雪飄飛時,天地一色,蒼蒼茫茫。我又於瑞雪飄飛之中獨賞冰潔玉清的柔雪之美的同時,又想起你曾經說過的那句話:“下雪的日子,我會在雪舞中,為你豎起一尊微笑的雪人,等待你的歸期……”今天,我在這裡等來了又一個冬日的瑞雪飄飛,卻不會再等來那份永遠不再回來的情感。冷樹凋蔽,雪下得那麼深,不知遠方的你是否會聽得很認真?白茫茫的視野裡,一地落花飛絮,遠山、近水、樹木、小路,都染成了白色。瑟瑟的雪花落入驛動的心裡,似開了朵朵夢幻的百合,隨著思緒的色彩,伴著漫天墜落的片片白雪而飛。瑞雪飄飛時的曼妙與輕盈,落寂與淒美,在千年冰川的盡頭是否還凍結著亙古的思念和嚮往飲食業設計

冬日散淡的足音裡,不見春日落花,亦不聞秋高雁鳴,無聲的雪花從天而降,有著“扶柳枝灑甘露三千界上,好一似散天花紛落十方”般的景緻。初冬的第一場大雪,讓我看到了銀海一樣的大地,玉龍一樣的山巒,白珊瑚一樣的樹掛,霎時成了粉妝玉雕的乾坤。我佇立在雪地上,感受下雪時的那份詩意,那份浪漫,那份靜謐。雪時大時小,一會兒像棉朵,像鵝毛;一會兒變得細小纖條,像一隻只纖巧的小蝴蝶,尋找花香的歸宿。獨佇風中,常有隨風飄零的感覺。雪落的時候,我似乎能看到蒙娜麗莎那莫測、永恆的微笑。在蒙娜麗莎的微笑裡,我恍惚看到了你發如飛雪微笑著向我走來,我凝神定睛一看才知是我於紅塵微醺時,心靈又一次觸摸到了你冰涼的墓碑。你啊!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保安!”

潔白的雪,似素女的蒞臨,安靜地來了。悄悄如琴,嫵媚妖嬈,又恰如瑤池仙女的細碎蓮步一樣,似踏仙風而來。從夜裡舞到清晨,又從清晨舞至黃昏。市區公路冰雪相扶行路難,高速公路因雪而封閉,機場因雪來而停飛。只有一條路永遠不會因風雪而阻,這便是思念你的——心路。心路上,滿天飄飛的雪,蒼白了我的思念。朦朧中看到風起,一片一片的雪白舞成冬日里最感動的一曲旋律,一瓣一瓣的純淨綻出酷寒中最淒美的一次梅開。這時讓我想起一首非常熟悉的歌曲“風起的日子笑看落花,雪舞的時節舉杯向月……”一句歌詞把風花雪月概括和詮釋。風花雪月,給人們帶來多少遐思與愜意?風花雪月,又給人帶來多少相思與淒婉回收

寒風瀟瀟,瑞雪飄飄。黃昏的燈光已亮起,雪還在下。暮雪落落,紫夜如歌。瑞雪飄飛的靜夜,一個人靜靜的走出自己賦予自己的那座圍城,閉上無淚的雙眼聆聽那份用溫柔譜成的韻律;張開無力的雙臂擁抱那份用潔淨塗鴉的靈魂。繁密的雪閃閃爍爍地飛揚,讓我的思緒與雪舞一起,伴著曾鞏的“瑞雪飄飛,對月思花,梅枝疏影。小橋獨步天涯,沉思間,夢似凝冰”的句子,感受夜來城上一尺雪帶給自己的遐思。靜自於瑞雪飄飛時,體味“鴻蒙太空”中那“渺渺茫茫”的人生……